[黑執事][賽謝]SHIVER01

※黑執事二季動畫衍生,賽巴斯欽x謝爾



以死後的靈魂為代價,訂立契約,成為人類的專屬執事。

等待那雙眸閃耀著海藍光芒,擁有純潔高貴的人類靈魂所蘊釀成最美味的晚餐,付出能力與時間,換取滿足自身的渴望。

除此之外,人類的情感與觀感對他而言,並不重要。


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最終那一刻的來臨。

少爺的全部,都是我的。






* * *



「那麼,少爺,起床的時間到了唷!」將象徵凡多姆海伍當家的藍寶石戒指套到謝爾的大姆指上,賽巴斯欽低聲呢喃著。

如睡美人聽到王子的呼喚聲般,謝爾緩緩徵開雙眸,從大行李箱內坐起。

凝視著謝爾,賽巴斯欽臉上掛著一貫的笑容,他喜歡剛睡醒的少爺,那睡眼惺忪的模樣相當令人憐愛,雖說他也喜歡總是露出高傲態度的謝爾,但畢竟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唯有在剛睡醒時的表情像是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模樣。

視線落在賽巴斯欽身上許久,謝爾眉頭挑起,開口問道:「你是誰?」

「少爺?」聞言,賽巴斯欽露出吃驚的神情。「您不記得我是誰了嗎?」

「你……唔……」

那雙深紅色的眼眸讓謝爾感到懷念,一瞬間腦海浮現許多畫面,充滿著熟悉卻又帶著幾分陌生。

這個人是誰?應該和他有很深的關係,可是為什麼他不記得名字?

自己又是誰?謝爾‧凡多姆海伍……對,這個是他的名字。

那一天,大火燒去他所擁有的一切,那時的他應該死亡了,可是……是他,眼前的這個『惡魔』和自己訂下契約……

將死後的靈魂交給他,他要完成自己的願望。

他是賽巴斯欽,他的執事。



「嗚……」

大量的訊息讓謝爾感到一陣暈眩,雙腳支撐不住自身的重量而往前傾倒,賽巴斯欽一步向前扶住謝爾。

「沒事吧?少爺?」皺起眉頭,賽巴斯欽露出擔心的神情。

「……賽巴斯欽?」緩緩轉過視線,凝視著賽巴斯欽,謝爾口中吐出方才腦海浮現的這個名字。

「是的,少爺。」嘴角揚起笑容,賽巴斯欽以溫柔的聲音回應。「少爺想起來了嗎?」

「感覺有點混亂。」搖搖頭,謝爾坦白回應。「腦袋有種空空的感覺,這裡是哪裡?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是女王陛下的命令嗎?」

視線打量著四周,他和賽巴斯欽在一座森林當中,四周一片黑暗,這景象和前一段記憶有太大的出入讓思緒無法串接起來。

無論怎麼思考,腦海總有一段空白的記憶,他索性開口問賽巴斯欽。

「女王陛下……」賽巴斯欽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那是什麼表情?說明現在的情況是你的工作吧?賽巴斯欽?」挑起眉,謝爾露出納悶的神情。

賽巴斯欽迎著謝爾的視線陷入沉默之中。

雖然靈魂取了回來,不過,好像變得不完全了……鮮紅色的目光落在謝爾身上,賽巴斯欽思索著。

謝爾失去對抗虐殺天使的記憶,靈魂的顏色也變得有些暗淡。

現在這情況,如果交待事情的始末後,依謝爾的個性而言,還是會交出他的靈魂,可是,這並不是他渴望的靈魂。

他渴望的是經過他添加香料,經提煉、萃取,一點一滴累積下來充滿芳香氣味的晚餐;是走過復仇那段日子讓靈魂變得鮮美的謝爾‧凡多姆海伍。

也許得重新調教一次比較好吧!

「賽巴斯欽?」望著沉默不語的賽巴斯欽,謝爾挑起眉,發聲催促。

「我們先回去吧!稍候我會為您說明。」賽巴斯欽鞠了個躬,以溫和的聲音回應。

「嗯。」儘管感到納悶,但謝爾點頭同意賽巴斯欽的建議。



抱著謝爾回到凡多姆海伍的宅邸的路上,賽巴斯欽陷入沉思中。

因為失去了刻著契約的左手,在死之島上才讓其它的惡魔有可趁之機,那個待在特蘭西家的惡魔。原本以為只要取回靈魂就可以,沒想到謝爾竟然失去記憶,而且,靈魂的顏色和死之島那時也有些不同。

變得不完全了呢!

真是令人感到不愉快……賽巴斯欽第一次感到無法克制自身的怒意。



現在謝爾的靈魂已經不像在死之島時那樣芬芳美味了!

得重新調教。

可是,他已經失去復仇的對象,如果取回記憶的話,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就算有著一樣的個性與想法,失去仇恨的心,會讓靈魂變得暗淡吧!

如果製造出一個延伸他現在記憶的敵人,點燃他的鬥志,讓他的身體對復仇產生反應,靈魂也會因此變清徹吧!

變回那時的純粹海藍。

首先,要讓『敵人』存在。



「那麼少爺,今天就先請您好好休息吧!」一如往常,將謝爾抱上床後,賽巴斯欽以溫和的聲音說著。

「等一下,賽巴斯欽!」突然間,謝爾以慌張的聲音呼喚賽巴斯欽的名字。

「少爺,怎麼了嗎?」

「不,沒事……你下去吧!」

「遵命。」

聽到賽巴斯欽的腳步聲隨著房門關上慢慢遠去變小後,謝爾深吐一口氣。

從床上爬起望著四周,只有一片黑暗。



「……可惡!」緊咬著下唇,謝爾露出不甘心的神情。

他想起和賽巴斯欽的契約,也想起他是凡多姆海伍家的少爺,為了復仇而和惡魔訂下契約,可是卻失去了一部份的記憶。

腦海中不時浮現片段記憶,他卻無法將這些片段組在一起。

賽巴斯欽什麼都沒說,應該是在盤算些什麼吧?

不過,既然賽巴斯欽那麼想要他的靈魂,那麼,等待他接下來的行動也是一個方法……他可是他的執事,得負起責任,是吧!

不需要煩惱那麼多,煩惱這類的事情,還是由賽巴斯欽去做比較符合他的個性。



「你打算怎麼做呢?賽巴斯欽……」躺回床上,望著天花板喃喃低語,謝爾對此充滿期待。

他失去了部份的記憶,賽巴斯欽又不打算將發生過的事情說出,自己就姑且這麼活下去吧!畢竟契約依然存在,賽巴斯欽要他的靈魂就要完成他的願望。

闔上眼,謝爾的嘴角泛起淺笑。







彷彿過去的一切從未發生過,謝爾和賽巴斯欽回到凡多姆海伍的宅邸,渡過一段平靜安穩的日子。

謝爾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與往常無異,加上賽巴斯欽事先對告知相關者關於謝爾失憶的訊息,周圍的人們也沒有出現質疑或詢問的舉動,謝爾也順其自然,不去追問關於自己記憶的事情。

然而,賽巴斯欽望著謝爾的表情卻與以往不同。



為了讓謝爾的靈魂變成原先期待的模式,賽巴斯欽與特蘭西家的執事──惡魔克勞德訂下契約,讓特蘭西家成為謝爾‧凡多姆海伍『復仇』的對象,等到謝爾的靈魂變得完美時兩個人再分食其靈魂。

沒想到演變成兩個人爭奪謝爾靈魂的情況。

雖說一開始賽巴斯欽就不打算將再次完成復仇,靈魂變得芳香醇美的謝爾交出,他打算等到那時再將克勞德打倒,取回原本屬於他的少爺,卻沒想到克勞德提早違反棄約,利用亞洛斯的靈魂混亂謝爾的記憶。

漢娜的出現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

為了奪取謝爾的身體與靈魂,賽巴斯欽與克勞德在死之島交戰。


賽巴斯欽贏得勝利,儘管他在意亞洛斯與漢娜的契約內容,不過,無論如何他都要奪回屬於他的少爺。

從漢娜抱著謝爾的身體往下跳時,賽巴斯欽才意識到他的命運起了變化。



『謝爾‧凡多姆海伍,由於老爺契約的關係,將以惡魔的姿態復活……』

跳進水中解救謝爾時,賽巴斯欽思考著漢娜所說的話。

如果漢娜所言屬實,亞洛斯與她所訂下的契約將會令他這段時間所付出的一切變得沒有意義。他將永遠無法得到他所追求,經過調教與萃煉、在黑暗中閃爍著炫麗奪目的海藍,純潔且至高無上的靈魂。

但是,他們之間的契約依然存在。

賽巴斯欽想起在薔薇花園的高塔上,謝爾對他所下的命令。



『在你吞噬完我的靈魂之前,你都是我的執事!賽巴斯欽‧米卡艾利斯!』



救起謝爾,他將被沒有終點的契約所束縛,直到永遠,而他所能得到的回報,只有虛無。

一瞬間,賽巴斯欽的腦海浮現出許多回憶,如跑馬燈般從第一次見到謝爾訂下契約開始,追查將謝爾推落地獄的始作俑者,現出原形與天使作戰,以完美的姿態完成謝爾的心願,為的是得到他所期盼的高貴靈魂。

假使這一切最終將化為無,也許,他該讓謝爾沉入海底,尋找下一個主人,簽定契約,然後吞噬那個人類的靈魂。



這麼做的話,會讓亞洛斯與克勞德他們趁心如意吧?



伸出手,將謝爾抱進懷裡,伸手探入他的衣服內觸摸胸口,確認懷裡的人如漢娜所說,已經成為他無法吞噬靈魂的對象後,賽巴斯欽的嘴角泛起一抹淺笑。

即便失去他的靈魂,還是可以擁有他的一切。

所以,他決定救他。


「剛醒來就是這種招呼啊!我還以為會在成為惡魔復活前就被你殺了呢!」

「不,我只是確認一下而已。」

「這樣嗎?的確是身為執事該做的事情呢!」站起身,嘴角揚起優美帶著挑釁意味的弧度,謝爾的視線落在賽巴斯欽身上,原本海藍的眼瞳閃過一抹紅光。

迎著謝爾的視線,賽巴斯欽不發一語。

「感到失望了嗎?你救了不能給你靈魂的我,可惜你所做的一切連一頓飯的價值都沒有呢!」眼底閃爍著紅色的光芒,謝爾一針見血地說著。

得知亞洛斯與漢娜訂定的契約內容後,謝爾的內心充滿著期待,他不認為賽巴斯欽會輸給那個名叫克勞德的惡魔,抑或說,如果他輸掉的話,代表賽巴斯欽只有那樣的程度,他也無所謂。

在人類與惡魔的契約之下,他沒有選擇的能力,也沒有足以與之抗衡的力量。

他只能等待外頭兩個惡魔戰鬥的結果,祈禱賽巴斯欽能夠戰勝克勞德後迎接他,然後,他想知道賽巴斯欽得知契約內容後會出現什麼樣的神情。

這一刻,他的等待將得到解答。

謝爾的臉上充滿愉悅的表情。

「就算不能吞噬你的靈魂,我也永遠是你的執事。」以一貫低沉的聲音給予回應,賽巴斯欽的表情平淡,卻帶著幾分嘆息。

「這麼一來,都結束了呢!還好贏的人是你。不過現在這情況,輸掉也許比較好吧?是嗎?」

「不,我不這麼想。」

「不會覺得不甘心嗎?你至今做的一切卻得不到想要的靈魂?」

「惡魔不做會讓自己後悔的選擇。」

賽巴斯欽的回答讓謝爾臉上的笑意更深。



惡魔不會說謊,所以,賽巴斯欽的這句話不帶虛假。

如果他提問的內容是『覺得可惜嗎?』,也許賽巴斯欽給的答案會有所不同吧!

不過,比起讓賽巴斯欽承認他失去一頓他所期盼而自己難以理解的『晚餐』,這句『不後悔』更讓他感到愉快。

即便他們之間的關係因為亞洛斯的介入而產生微妙的變化,他還是渴望賽巴斯欽會說出意料之外的答案。

他對亞洛斯說過愛什麼的一點意義也沒有。

但內心的某個角落,卻有著和亞洛斯類似的期盼。



「那麼現在,先帶我回去吧!雖然沒有冷熱的知覺,但衣服濕掉的觸感不怎麼好。」

「回去?哪裡呢?」迎著謝爾的視線,賽巴斯欽反問。

「凡多姆海伍宅邸,雖然不回去也沒有差別,不過……我還是……」語尾消失在緊閉的雙唇裡,謝爾陷入沉默之中。

「我知道了。」明白映在謝爾眼底的爭扎,賽巴斯欽淡淡回應。



照著謝爾的意思,賽巴斯欽將他帶回凡多姆海伍宅邸。

賽巴斯欽對等待著他們歸來的巴爾德,菲尼安與梅琳說『少爺累了,請先讓他休息』,打發掉他們之後,將謝爾帶至浴室,替他梳洗換上睡衣,抱著他回到房間內,以熟稔的動作安排就寢。

「晚安,少爺。」恭敬地鞠了個躬,賽巴斯欽淡淡說著。

「你打算這樣就離開嗎?賽巴斯欽?」嘴角泛著笑容,謝爾聲音帶著挑釁意味。

「少爺?」

「契約還是存在,命令也沒有撤銷不是嗎?還是說,無法吞噬靈魂的身體,也讓你失去興致?」伸手撫摸賽巴斯欽的臉頰,瞇起眼,原本海藍的眼眸閃過一抹紅光,謝爾放低聲音問道。

「我只是想經過那麼多事情,少爺應該累了吧?」

「累了?你以為你是在和誰說話?」

「恕我失言,那麼,少爺希望我怎麼做呢?」轉過身,迎上謝爾帶著笑意的目光,賽巴斯欽以冷淡的聲音問道。

「嗯……除了『那件事』之外,你在我身上應該得不到任何回報了吧?」謝爾臉上的笑意依舊,聲音充滿著挑逗意味,他喜歡這種情勢逆轉的感覺。

抑或說,他再也不用去理會所有『人類』該存在的想法,道德觀,或是一切過去他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

他將失去凡多姆海伍伯爵所擁有的一切。

然後,他的世界將只剩下眼前這個人。

「的確如此,不過我只是個執事,沒有命令無法越權行動呢!」瞭解謝爾話裡的意思,賽巴斯欽嘴角揚起一抹淺笑,以稍嫌刻意的敬語說著。

「如果我說不是命令,是我想要你,你會抱我嗎?」伸手勾住賽巴斯欽的頸部,謝爾笑著問道。

「真是大膽又直接的發言呢!」

「惡魔不會說謊,不是嗎?」

「少爺的改變還真讓人有些不習慣呢!」凝視謝爾變得與自己一樣的紅色眼眸,賽巴斯欽聲音的起伏變得明顯起來。

不得不承認,即便不是『人類的靈魂』,也有讓他感到興奮的東西。

謝爾‧凡多姆海伍對他而言,是如此美妙的一個存在。

「彼此彼此,很多感覺突然間沒了,有些不習慣,像是死人一樣。不過如果是做愛的感覺應該還是有的吧?還是說,沒有靈魂也沒有命令的話,你就不想做了呢?」

「說的也是呢!對少爺的身體而言,應該有很多需要適應的地方。像是溫度,或是疲憊感什麼的可以隨心地控制,味覺會喪失,不過……」俯下身,將唇貼近謝爾耳際,賽巴斯欽以性感的氣音低語:「接吻和做愛時,還是會有感覺。」

「那得請你好好指導我了呢!賽巴斯欽前輩……」

「遵命,我的少爺。」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