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殤凜]竊心第二章

※殤不患x凜雪鴉,原劇向






次日清早,凜雪鴉聽到腳步聲便清醒過來。

睜開眼,便看到殤不患早已穿好衣服,雙手抱在胸前在洞口附近走來走去,偶爾踩一下樹枝,或是踢踢小石頭,發出一些叮叮咚咚的聲音,然後再往洞內方向瞄兩眼。

想叫他起床嗎?

會心一笑,凜雪鴉坐起身,這才發現身上蓋了件布巾,是殤不患的深藍色披風。

幾時……?

視線落在那件藍色披風,凜雪鴉睜大雙眼,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還沒睡醒嗎?」

「沒想到睡得這麼沉,忙個幾天著實也累了。」站起身,將殤不患藍色披風折好,遞給殤不患,凜雪鴉回應。「看來外面雨停了?」

「早就停啦!」接過披風穿上,殤不患道:「還有你那什麼爛術法,火燒到丑時就沒了,害我冷了一下起來,還好衣服都乾了,外面雨也停了,我才又去找了些東西來燒。」

「太久沒用生疏了吧!」拉起一旁晾乾的衣服穿上,凜雪鴉以認真口吻道。「讓殤不患大俠照顧的恩情,我會……」

「不用記快點忘掉!」揮揮手,殤不患阻止凜雪鴉繼續說下去。

這反應讓凜雪鴉發出一聲輕笑。

「雨停了,你也醒了,那就出發吧!」

「嗯。」

跟在殤不患身後,凜雪鴉一起步上旅程。

晴空萬里,清澈藍天映入眼底,便感到心胸開朗。

步於林中清新空氣也讓人精神抖擻,但……

於林中打轉了半個時晨,凜雪鴉忍不住開口打破沉默:「殤大俠,請冷靜聽在下一言,你該不會……迷路了?」

「反正一直直走,總會走出去吧!」指了指前方,殤不患說道。

「但也可能走到回頭路吧?」

「那時再往反方向走就好啦!早晚也能走到!」

「真不愧是殤大俠,真是簡單粗暴的好方法。」拍拍手,凜雪鴉發表感想。

「囉嗦啊!」知道這種時候說不贏凜雪鴉,殤不患聳聳肩,道:「我不介意在這裡分道揚鑣,今早本來就想離開了,但總覺得要和你說一聲比較好,看來我還是自己走的好。」

「別這麼無情啊!」笑了笑,凜雪鴉道:「你來自西幽,不熟東離也是理所當然,不如由我當響導帶殤大俠旅行東離如何?」

「你?」聞言,停下腳步,轉過身,迎上凜雪鴉視線,上下打量一番後,殤不患搖搖手說:「給你帶路真是太危險,我拒絕。」

「我明明對殤大俠真心真意,句句實話,為什麼殤大俠要這麼防備我呢?」

「相信你不如相信路邊的人。」

「要一個溫柔正直的大俠相信盜賊的話確實是緣木求魚,這樣吧!我先帶你走出這個森林,之後再說。」語氣一轉,凜雪鴉以認真口吻說道。

思考片刻,殤不患道:「好吧!就先依你的意思。」

領路者對調後,不出兩刻鐘,凜雪鴉便帶著殤不患離開密林。



來到東離東北方的村落,時近午時,殤不患隨意找了間客棧坐下來吃午餐,須臾,凜雪鴉坐到了對面。

「我說你打算跟到什麼時候?」

殤不患雖不在意有人跟在身後,也不擔心萬一被惡徒盯上該怎麼辦的問題,但凜雪鴉跟著他的原因總令他有些不愉快。

感覺像被詛咒一般。

「唔……如果說跟到讓我滿意的獵物出現好像我巴不得殤大俠被人追殺一樣呢!」沉思片刻,凜雪鴉發表感想。

「你也有自覺啊!」倒一杯酒喝下去,殤不患回應。「而且現在看來與其等我被盯上,你被人看上的機會還比較大呢!」

「殤大俠何出此言?」也倒了一杯酒喝,凜雪鴉反問。

「從剛才起角落那桌穿著紅衣的美女一直盯著你看。」

「唉呀唉呀!難不成是傳說中的豔遇?」

「可是那視線充滿恨意,會是豔遇嗎?」

「殤大俠有興趣,不如去搭訕看看?說來東北這帶以美人多聞名,煙花柳巷也多,殤大俠想不想去開個眼界?」

「說得你好像很熟一樣。」瞄了凜雪鴉兩眼,殤不患開口調侃。

男人嘛!多少會聊到這方面的話題。

一路以來他也碰過些許戀愛方面的問題,喜歡上他的姑娘,或是同行者戀情困擾,而他本身因為嫌麻煩,以及喜歡浪跡天涯不愛拘束一地習性,至今不曾談過戀愛。

像捲殘雲與丹翡那種情感顯而易見他也能夠理解。

但,凜雪鴉就讓他有些好奇。

儘管外表輕浮說話不正經,容易使人產生『這個人肯定很隨便』的想法,仔細回想,前往七罪塔路上,凜雪鴉顯少與其它人有肢體上的接觸,在魔女森林中,刑亥挑逗凜雪鴉時,凜雪鴉那張向來冷靜的臉龐出現一瞬不愉快感,也許,凜雪鴉真正的個性思維與他所想像的不同。

天資聰穎如掠風竊塵,視玩弄惡人為樂趣,若不是只想成為風流之人,便是對戀愛對象眼光極高,至少,也要能接受與包容凜雪鴉那奇特的想法。

真難想像凜雪鴉會愛上哪一種人。

「這嘛……我確實在煙花柳巷住過一陣子。」片刻,凜雪鴉聲音拉回殤不患注意力。「而且很受歡迎唷!」

「喂喂喂!真的假的?別騙我唷!」這答案讓殤不患十分吃驚。

「有興趣,我可以帶殤大俠去見識見識。」迎上殤不患視線,凜雪鴉笑道。「剛才的話是事實,我沒騙你,去了,你就會明白。」

「……」

凜雪鴉的邀請讓殤不患陷入思考。

他對花街柳巷並沒有興趣,但他實在好奇凜雪鴉剛才那段話。

見殤不患若有所思,凜雪鴉心想剛才那段話勾起眼前這人的好奇心,便追加道:「殤大俠就當做去聽藝妓跳舞唱歌,品嚐美酒佳餚就好,未必非要成為問花尋柳客,也是有只去那裡聽絲竹雅音的文人墨客啊!」

「雖然不合我的個性,不過我就和你走一趟吧!」攤攤手,殤不患同意凜雪鴉提議。「反正我也很好奇你說在那邊住一陣子的原因,這裡問你你肯定不會說吧?分明就想邀我去你中意的地方,何必繞那麼大圈。」

殤不患的話讓凜雪鴉露出淺笑。

身為盜賊,他總習慣隱藏真正的想法,就算不說謊不欺騙,也會說些似真似假的話,將真意隱藏在話語當中。

眼前這個人不知為何總能切中要點。

特別是閒話家常時,殤不患很能分辯他話意虛實,仔細回想,外表看似粗枝大葉心思耿直,前往七罪塔的路上也確實隱藏真正的實力,連他也是在看到配刀之後才驚覺原來殤不患武功如此深不見底。

藏巧於拙,大智若愚。

與殤不患同行的路上往往有許多意料外的驚喜。

「嗯嗯。」點點頭,輕啜一口酒,凜雪鴉道:「你果然真有趣,和你一起行動一點也不無聊。」

「嘿嘿!你這稱讚我就不客氣收下了!」挺起胸膛,殤不患語帶驕傲。

結束話題,用膳後,殤不患跟在凜雪鴉身後,繼續這趟旅程。



題目 : 東離劍遊紀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