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天火焚靈─第一章(前篇)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古今不變之理。






王朝國姓納蘭,開國以來,歷經十八帝三百五十餘年,今新帝納蘭金,荒淫無道,每日酒池肉林不理國政。

進諫臣子觸怒君王,受極刑,曝屍荒野。

至此之後,王朝再無賢德人士,小人當道,諂媚君上。

然一國興衰,為天時、地利、人和三者所孕,天命所至,天意所歸。

納蘭王朝雖已腐敗,苟延殘喘,是未有真命天子現世,未到窮途末路之時。

傳聞,納蘭創朝,乃開國君主求得天人先知相助。

天人先知,為天之使者,助當朝可為明君之能人取得天下,輔其政至國運昌隆,四海昇平。

一旦王朝君主失德,天人離去,則滅亡之日不遠。



先知一族,複姓軒轅,長居軒轅村。

軒轅村,近納蘭王都郊區村落,僅河道分隔,卻是截然不同景緻。

穿過長年迷霧籠罩的森林,便是一條宛如黃金鋪成般小徑,沿路而行,盡頭即是軒轅村。

不同於王都繁華,也不同於鄉城荒涼。

這裡景色如世外桃源,青山綠水,碧草如茵,鳥語花香,靈氣繚繞四季如春;石路鋪成的道路,兩旁有幾間食堂,布店與染坊;路上村民臉帶微笑,來來往往漫步村中。

心有所圖者,不得入軒轅村之道;有緣入軒轅村者,也無緣再拜會此地。

據聞,唯真命天子,能屢訪訪軒轅,尋見先知。



納蘭自先知離去數載,國況愈下,民不潦生,時有興兵起義之聲,然至今無人可破納蘭王都。

或許,唯有軒轅一族相助,方能改朝換代。







中土黃龍郡,為當朝君王定都之地。

街道上人來人往,市集交易熱絡,此地居民多為高官貴族,穿戴奢華,走在王都路上,看不見貧困百姓,看不見失去家園的難民,只有一間間富麗堂皇的酒家與店家,使盡渾身解數拉攏客人。

紙醉金迷皇城地域,今,飄著不安氣息。

城邊小巷裡,一間相較大街上較為不起眼的客棧,角落邊坐著一名約莫二十來歲的黑髮青年,外貌英俊,身著黑衣,獨自飲酒,舉止低調卻掩不住他自然散發的凜冽氣質。

半晌,一位約莫二十七、八歲,穿著一身以綠色為主的青年走到桌邊,和黑衣青年交換眼神後坐了下來。

「天狼……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黑衣青年露出笑容,眼底透著狂氣,以蠻不在乎的語氣道:「難不成你怕了嗎?令狐大哥……」

「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如果你真有那信心,倒也是不用害怕。」綠衣青年苦笑:「以你的身手要潛入進行計畫,並無困難,困難的是你要怎麼出來……成功了,天下是你的,失敗了,人頭落地可不是開玩笑。」

見燄令狐那張俊朗五官滿是擔憂,燄天狼拍了拍好友肩頭,遞過一壺酒,道:「別緊張了,先喝個酒吧!」

「你還有心情喝酒啊!」

「這計畫可是你親手擬定,事到如今怎麼反而開始懷疑起來呢?」

「我不是懷疑,我只是……」

「我想聽的不是擔心。」打斷燄令狐言語,天狼收起笑容,語重心長道:「這計畫我一定會執行,我相信你的判斷力。失敗了,我死,這天下也是你的。」

「天狼……」

望著燄天狼充滿自信的表情,燄令狐微微皺起眉頭。

他知道天狼是個心性高傲的男人。

出身江南朱雀郡名門的天狼自幼便受嚴厲的訓練,年紀輕輕劍術已臻無人之境,江湖之人皆認定烈火宮少主會是下一任武林盟主。

天狼對於號令江湖的武林盟主不感興趣。

十五歲那年,為了逃避劍巔競試,天狼獨自一人離開家鄉。

他受義父之托,尋上天狼本欲勸說,卻被拖著一起離開江南朱雀郡,旅行半年,才知道朱雀郡不過是塊南方之地。

統轄天下的是納蘭王朝,定都中土黃龍郡。

北為玄武,東為青龍,西為白虎,各司其主,有不同習俗。恰如江南朱雀,以武藝著稱,通稱武林。

一次,他們不小心迷失在北方玄武郡的深山裡,遇上山賊。

天狼縱使武功高強,然對方深黯地利之便,加上人海戰術讓他們陷入苦戰,後來,他身中一刀便昏倒在地。

醒過來時天狼突然對他說,要推翻納蘭取得天下。

回想起來,是有那麼點難以置信。

不過取得天下不是什麼壞事,所以他也就沒有去阻止天狼,畢竟從小這個義弟就因為學什麼都快,對很多事情都沒有耐心。

或者說,當天狼下定決心時,誰也擋不住。

於是,他們兩人憑著一股年少輕狂的志氣,開始他們奪取天下的計畫。

幾年下來,他們聚集志士,其中不乏各地身懷絕技的高手。

不以解救蒼生為號召,他們追求的是踏上頂點的那份榮耀與尊貴。

「飛雪郡主那邊沒有問題吧?」揚起笑容,燄天狼打斷燄令狐的回憶。「這計畫一定需要她幫忙,你知道的。」

「她人在客棧外,需要我把飛雪叫進來嗎?」

「不用了,我相信她為了你什麼都願意做。」眨眨眼,喝了一口酒,天狼語帶調侃。「幾時才要讓我喊她一聲大嫂呢?」

「天狼!」

「開個玩笑罷了,令狐大哥別生氣啊!」

「我真佩服你這種時候還能開玩笑。」扶著額頭,燄令狐不禁搖頭嘆氣。「萬一失敗……」

「耶,還沒做別一直想著失敗,心想事成沒聽過嗎?」擺擺手,燄天狼道:「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或者說東風不是那麼重要,不過如果有了,就輕鬆多了。」

「我還以為你打算只憑運氣做事。」

「哈!這時會說笑,令狐大哥也進步了呢!」

「……」見燄天狼始終神態自若不見緊張,燄令狐感到有些胃痛起來。「天狼,我還是覺得,在『東風』不到之前,還是……」

「噓。」正當令狐想勸說天狼時,後者壓低聲音,示意不要說話。

只見天狼眼角一瞥,彷彿看見什麼般露出笑容,令狐朝天狼注視的方向望去,卻什麼也沒看到。

「怎麼了嗎?天狼?」

「我剛才感覺到……好像被人聽到了什麼……」

「不會吧!」睜大雙眼,令狐語氣中帶著驚訝:「天狼,我看今晚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天狼?」

一旁天狼不知專注看些什麼,沒有回應他的話語。

接著,燄天狼突然留下一錠銀兩在桌上,快步朝門外衝出,留下一臉納悶來不及反應的燄令狐。

「這傢伙也太隨性了!」

猛灌一杯酒,燄令狐忍不住發聲抱怨。



離開酒樓,燄天狼施展輕功尋找剛才看到的那個身影,穿過人群,轉入另一條巷子,盡頭,便見記憶中的熟悉身影。

一身雪白搭配水藍外袍,頭上斗笠遮去容姿,在人群中並不顯眼。

然而,優雅如仙子的步伐,隔著白紗似笑非笑的神情,以及視線相匯瞬間,彷彿中了迷香難以動彈的錯覺……

「恩公。」

輕柔聲音傳入燄天狼耳裡,回過神,剛才追著的那人轉眼失了行蹤。

「可惡!」

燄天狼咒罵一聲,尋找起剛才那藍衣人。

直覺告訴他,那人就是在酒樓裡令他起疑心者。

片刻,燄天狼看到那人身影,便追了上去。

這次不會再讓你逃走了!

燄天狼對自身輕功腳程有極度自信,但怪的是不論他奔得多快多急,眼看與那人距離近到一伸手就可抓住衣襟的情況下,一個轉角,人又消失在眼前。

連過幾個彎,眼前景色由狹窄巷道變成一片青山綠水。

在溪流前停步,環顧四周,天狼驚覺已離酒樓數十里遠。

「看來被擺了一道啊!」

察覺被對方牽著走使天狼心生不甘,然而技不如人,他亦無話可說。

既然都已經追到此處,放棄可不合他個性。

燄天狼發揮異於常人的集中力與聽力留意四周的變化,探察是否有腳步聲或他人氣息存在。

半晌,一陣清澈如流水的笛聲傳入燄天狼耳中。

受笛聲吸引,燄天狼飛身越過溪流穿入森林,憑著直覺一路向前飛奔,林間深處,樹蔭蔽日,然而燄天狼所走小徑卻閃著光芒。

「這裡是……?」

倏地停下腳步,環視四周,燄天狼觀察這片霧氣籠罩的森林。

明明眼前景色皆因霧氣而一片朦朧,但他所走那條路閃著黃金色光芒的道路上,霧氣卻往兩側散開。

正當燄天狼疑惑時,笛聲瞬間停止。

身後傳來溫和輕柔聲音,一字一句緩緩說道:「一路跟來這裡,集中力實在驚人!」

燄天狼急忙回頭。

那身披水色藍袍,頭戴斗笠,身影纖細之人立於眼前。

透過白紗,燄天狼隱約望見那人應是容姿絕美,一舉一動無比優雅,氣質過人,不沾塵煙。

這人竟如此輕易掠到他身後。

迎上對方視線,嘴角揚起笑容,天狼應道:「我自認輕功武藝一流,沒想到你竟然可以把我耍著玩吶!」

「就算你武藝再好,於我的面前也是無用。」語氣輕淡,話裡卻滿溢自信。「能到這裡,你已經是百年來第一人。」

「閣下真有自信啊!」

對向來總是輕輕鬆鬆得到首位的燄天狼而言,追不上眼前這體態纖弱之人,心中或有不甘。

對方還直言他武藝再好都無用。

這是輕視他?

若他技不如人倒也無話可說,但,對方言語間卻無鄙視之意,而是一種單純陳述事實的平靜語氣。

看不出,摸不清,倍添神秘。

燄天狼對眼前這人產生強烈好奇心。

「天狼,你只是動作被我看透,並非武功在我之下。」彷彿讀出燄天狼心中疑惑,藍衣者輕聲說道:「還有我是男兒身,並非女紅妝。」

「你……」

想法被洞察的燄天狼睜大雙眼。

這感覺,這語氣,似曾相識。

的確,仔細一瞧,眼前的藍衣者雖是體態輕盈,步伐流暢不似一般男子,然而,沉穩聲音與凜然氣質也不似一般女子。

垂在胸前的頭絲是罕見的淡金色。

記憶中,他遇過這麼一個人,一個令他念念不忘,懸於心頭上的人。

但,為何想不起那個人是誰?

「你是誰?」搖搖頭,揮去混亂思緒,燄天狼聲音一冷,道:「知道我名字姑且不論,不用真面目示人,又把我引來此,目的為何?」

「是為報恩,也為天意。」迎上燄天狼視線,藍衣青年的聲音,帶著一股淡淡溫柔與笑意:「燄天狼,生於江南朱雀郡烈火宮,不願做武林盟主的你,只想奪取天下。」

「你倒是知道得不少嘛!」

「在下無意與你為敵……一開始我就說了,我是為報恩與天意而來。」

「既然是為了報恩,何不把事情說清楚?至少也讓我知道你是誰吧?」

「對你來說,可能不記得我,但我知道你是誰。」

「這可有趣了!」聞言,燄天狼笑道:「你口口聲聲說為報恩,可見我應該是你恩人吧……既是如此,你又蒙著面不肯相見,豈不令人生疑?」

「如果我有意害你,就不會在你面前把我所知所見說出來。」

「你這麼說,我就更好奇了,我可從不記得見過像你這樣的人呢!」

語畢,天狼移步向前,伸出手,意圖取下藍衣青年斗笠。

只見藍衣青年身子一側,躲過天狼前探的手,再一個轉身,擦肩掠過天狼的身軀,止步瞬間,兩人依舊面對著面。

「嘖!」挑起眉,天狼因行動失敗露出不悅的神情。

「在下自知你不記得我是誰,在下也不會點醒你我是誰。」面對燄天狼微怒神情,藍衣青年聲音雖是一貫溫和悅耳,卻難辨情緒。「其實你只要出了這裡,自然就會想起……」

「喔?」

聞言,燄天狼英俊五官表情起了變化。

起初,他認為眼前這個人是偷聽他與令狐對話之人,懷疑此人是敵方陣營,抱著疑心與殺意前來。

聽到此人聲音,不知為何,他的殺意就瞬間消失。

看著他,就有種熟悉感。

從什麼時候感覺改變的?

向來野性直覺準確的燄天狼回頭思考一路追著眼前這個人,由酒樓至此一路上的心情變化。

……越過那條溪時!

「你……難道……唔!」

曾經在哪裡見過,深印腦海的存在。

那如潾潾水光映出的淡金髮色,神秘優雅,絕代風華……有著這種特殊髮色與氣質的人,他記憶裡,唯有那人。

記憶如海浪翻湧而上,轉眼一幕思念身影,換來一陣頭疼欲裂。

「只要你想起想要奪取天下的原因,自然就知道我是誰。」

「靈……你是……」

「冷靜,別再思考。」打斷燄天狼思緒,藍衣青年說道:「今夜成敗,切記不過三更不行動,計畫已成,一路向東莫回頭……天狼乃眾星之首,今夜過後,可納天下於掌中。」

「不、別走!」

「望君事成,天狼恩公。」

語畢,藍衣轉身離開,燄天狼不死心,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那纖弱人影,但頭卻暈得妨礙他的行動。

四肢像被銬上千鈞鐵鍊,十分沉重。

深吸一口氣,燄天狼運轉內力,氣走全身,緩和了那莫名頭疼感。

待呼吸順暢,收功,定神一看,那名藍衣神秘客已消失眼前。

「莫非他是……」

凝視藍衣神秘客離去的方向,耳邊再度響起清亮笛聲,燄天狼喃喃低語,逐漸確認眼前這個人的身份。

「天下唯一統,四方自臣服;王道君自成,江山天璣渡……是吧?」

燄天狼嘴角泛起了然於心的淺笑。



題目 : 原創物發表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