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迪雲]Lies and Truth後篇

夜裡,躺在床舖上,望著天花板,該是熟睡的時刻,卻毫無睡意。
雲雀的腦海,不斷浮現著關於迪諾的回憶片段。


是怎麼和他認識的?……好像是某一天收到小鬼送來的戒指後,他就突然闖進接待室,自己也無意瞭解什麼,就和他打起來。
一開始就叫著自己的名字,讓人感到強烈的不愉快。
彷彿和自己熟稔的樣子,外國人都是這個樣子嗎?
打從第一眼看到這個有著一頭金髮,外貌出眾的人開始,直覺就不斷告訴自己,最好打死這個人。
什麼戒指爭奪戰自己並沒有興趣,那時,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解決眼前這個人。
不單因為他看起來很強而自己喜歡和強者交手……
也許當時的直覺想留下的訊息是這個人會給自己帶來許多出乎意料的麻煩吧!

等自己意識過來,已經處於被這個人牽著跑的狀態。

所謂『特訓地點』也好,假日的時間安排也好,臨時空出的時間也好……從什麼時候開始,平常可以獨自一人發呆或睡覺的零散時間,都被那個加百羅涅的首領佔滿?
照理說,特訓結束後,他們之間不會再有交集。
可是,卻常常碰到這個人,像是巧合,更像是刻意……
刻意接近自己,讓人摸不著頭緒,無法不去在意的人。

「……喜歡,到底是什麼意思?」低喃著,雲雀陷入深深的困惑當中。

不是感到高興或是生氣的一句話,只知道,迪諾大概很重視這句話,自己卻不瞭解為什麼他會說出這樣的話。
抑或說,他並不知道『喜歡』是什麼樣的情感。
像那群草食動物們那樣聚在一起?還是像戀愛中的人一樣黏在一起?……不論哪一種,自己都討厭。
討厭一群人聚在一起,也討厭與人有過多接觸!
討厭複雜的事情,也討厭複雜的情緒。
如果,迪諾的話是指希望自己和那群人一樣能聚在一起,那麼,該討厭他嗎?
或者是,他是指像戀人一樣……?

「跳馬迪諾……」
決定放棄思考,低喃著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雲雀闔上雙眼。

今夜會是個難以入睡的夜晚。




夜深人靜。
飯店裡,迪諾望著桌上成山的文件陷入沉思。
知道這些東西必須今晚看完,很多事情明天要一口氣處理;也知道只要認真點,這些東西一、兩個小時就可以看完,不需要熬夜通霄,可是……
內心很清楚,今晚,思緒無法專心在工作上。

腦海浮現著和雲雀一起去海邊的經過。
告白後,直到兩人被雨淋溼,開車送雲雀回家的路上,不發一語。
那沉重的氣氛,現在回想起來,以程度而言,大概比面對成山的敵人要火拼的前夕更加緊張數十倍。

「說不定我是個笨蛋!」嘴角泛起一抹帶著自嘲般的笑容,仰著頭,迪諾低語。

究竟哪來的勇氣,竟然當著雲雀的面說出『我喜歡你』這句話。
明明對方是男性,個性充滿問題、又難溝通,雖然有時候會覺得表裡不一的地方很可愛,外貌上也是不折不扣的美人。
的確自己有那麼點在意他,覺得捉弄他很有趣,喜歡他出乎意料的言語和反應……

第一次看到雲雀恭彌就可以感受到他那與眾不同的氣質。
好戰與冷漠的外表下,有著不擅表達的個性與重視身邊人們的責任感,以及深藏內心那不意察覺的溫柔。
成為雲雀的家庭教師訓練的那段時間,儘管他不是一個以實力打敗就會認輸的人,但他卻遵守自己所言,如果輸了就要加入阿綱家族的約定。
這些地方,自己都看在眼裡,也漸漸改變了對雲雀的印象。

部下不在場時,精神上容易鬆懈,以致於很多事情做得並不好……這一點,自己其實很清楚。
自己也不在意這樣的情況,畢竟,早就立過誓言只為加百羅涅家族而戰。
曾幾何時,在雲雀恭彌的面前,也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不容許自己放鬆,不想被對方發現任何破綻……久而久之,就算沒有部下在身邊,在他面前,一樣可以當個稱職的家庭教師。

也許,從那時開始就已經喜歡上他了吧!

「真是糟糕的發現啊!」
徹底瞭解自己想法後,迪諾苦笑著。

應該會被拒絕吧!……自然地,迪諾這麼認為。
不過……自己也不是失敗一次、兩次就會認輸的人。
既然確定心意,就要維持這個信念與想法,堅持到底……就和當初決心要重振加百羅涅家族一樣。
大概除了他,也不會有人喜歡像雲雀恭彌那樣的人。
自己還真是挑了個難以馴服的野馬呢!

想著想著,迪諾忍不住笑了起來。
「很有挑戰性的決定啊!」聲音裡帶著自嘲意味,迪諾自言自語。

總之,明天、不,今天開始努力吧!




次日,一如往常,中午休息時間,雲雀會到他專屬的接待室。
正要開門時就聽到接待室內有對話的聲音。

「嗯……喜歡日式料理和漢堡,生日是五月五號……」
「你們在幹什麼?」開門,映入眼底的是迪諾和草壁靠在一起聊天的樣子,皺起眉,雲雀的聲音帶著怒意。
「委員長!」
「恭彌!」
看到雲雀的瞬間,迪諾與草壁同時呼喊出聲。
而迪諾的那聲『恭彌』,讓一旁的草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沒想到竟然有這麼不怕死的人,敢直呼委員長的名字。
更讓草壁驚訝的地方是……雲雀竟然沒有咬殺這個金髮外國人。

「你來這裡有什麼事嗎?」維持平穩的口氣,雲雀開口問道。
「當然是來打聽關於恭彌的事情啊!」
攤攤手,迪諾回應道:「像是你喜歡吃什麼東西、有什麼習慣,在部屬眼中是什麼樣的人……」
「草壁,你先走吧!」
沒有回應迪諾的話,雲雀反倒轉身對草壁下令。
欠欠身,草壁很快地離開接待室。

接待室內剩下迪諾與雲雀兩人。
氣氛頓時變得詭異。

「……生氣了嗎?」凝視雲雀面無表情,抑或說嘴角弧度有些朝下的樣子,尷尬地笑了笑,迪諾開口問著。
「我只是想多知道一些你的事情……」
「那種事,問本人不是比較清楚嗎?」
「耶?」
「又沒禁止你發問。」迎著迪諾的目光,雲雀淡淡說道。

這個人真的很難捉摸啊!
聽著雲雀的話,迪諾的腦海出現這樣的訊息。

「其實我想知道的都問得差不多了……」有些不好意思地別過雲雀的視線,騷著頭,迪諾露出十分困惑的表情。
繞過迪諾的身邊,走到辦公桌前坐下,雲雀沒有催促的意思。
然而,也沒有刻意等待的意思,像是無視這個人的存在般,雲雀開始閱讀著先前草壁放在桌上的文件。
這舉動讓迪諾輕嘆一口氣。

「恭彌,你很喜歡風紀委員會的工作嗎?」
「這是我的學校。」
「這誰都知道吧!」
苦笑了一下,將視線落在雲雀身上,迪諾開口說道:「因為恭彌總把並盛的事情放第一位,我想,你應該很喜歡這個職位與工作吧。」
「……喜歡是什麼意思?」露出困惑的表情,雲雀反問。
這句話,讓迪諾睜大雙眼。

原來……雲雀不知道喜歡是什麼意思嗎?
那時他沒對自己的告白有所反應,是因為不知道『喜歡』是什麼意思的關係嗎?
這算是好事嗎?……至少可以肯定並不是被拒絕,也不是被討厭。
恭彌真是太可愛了!

「喜歡要怎麼說呢……」
踩著輕巧的步伐到雲雀身邊,欺身向前,將唇貼近,迪諾用低沉帶感性的聲音說道:「就是腦海裡想的都是同樣的事情,想知道關於對方的事情,想一直待在對方的身邊……」
「是這樣嗎?並盛不過是我的地盤罷了!」
「可是,我對恭彌的情感,就是這樣的『喜歡』……」
「?」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雲雀嚇一跳。
轉過身,迎上迪諾的視線。
原本因為太過接近的距離想給對方一拳,卻在四目相接的瞬間,被那雙異常認真的褐色雙眸所吸引……
仔細一看,迪諾是個長像英俊的人。
加上高挑的身材,時而輕挑卻不失穩重的態度,那股身為領袖的氣度自然散發而出。
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這個人是個強者。
不僅僅在打架方面,更強悍的地方是深藏外貌底下領導者的氣質。

直覺,讓自己想要挑戰眼前這個人的一切。
不需要多說什麼,反正,他會懂得自己所有的想法……

「恭彌呢?」
「我想咬殺你……」
話語結束的瞬間,雲雀握著拐子朝著迪諾揮去。
然而,和預期的一樣,迪諾接下突如其來的攻擊。

「我喜歡你……」伸手摟住雲雀的腰,迪諾將唇貼近耳邊低語。
趁對方還來不及反應時,俯下身,奪去雲雀的發言能力……唇瓣相觸,驚嚇之餘,溫熱的感覺由唇際緩緩擴散開來。
短短的五秒不到,反射神經運作之時,雲雀另一隻握緊拳頭,揮向迪諾。
迪諾自然不會乖乖被揍,一個反手,接下雲雀的攻擊。
同時,也放開雲雀的腰,還給對方自由。
倒退幾步,漆黑的雙眸瞪著迪諾,雲雀的臉上寫滿複雜的神情。

帶著生氣、驚訝和疑惑。

迎著雲雀的視線,迪諾的嘴角泛起淺笑。
這笑容加深了雲雀眉間的皺紋。

「你有這麼討厭我嗎?」臉上掛著微笑,與平常不同,迪諾以認真的口吻問著。
「討厭的話,這樣出手就太輕囉!」
「……」
「保持沉默的話,可以當作恭彌不討厭我嗎?」
「你別搞錯,我只是不想在這裡出手,造成接待室損毀而已。」轉過頭避開迪諾的視線,雲雀回應。
「你大可說討厭我或是拒絕的話啊!」
「……」
「恭彌?」
「你很煩人耶!」受不了迪諾追根究底的問話,雲雀忍不住微微提高音量。
迪諾見狀,沒再說話,而是露出淺笑。

發現情緒無法控制的雲雀,一股莫名的煩悶感襲上心頭。
明明是個讓自己感到煩躁的人,明明應該咬殺掉的人,可是,不知為什麼,只要面對這個人,身體就會不聽控制。
不知為什麼,面對這個人,心跳會不自覺加速……

「吶……恭彌。」
「?」
迪諾的聲音打斷雲雀的思緒,下意識往前者的方向望去的同時,才發現,距離已經近到自己幾乎靠在對方胸口。
卻,無法抗拒。

「不討厭的話,就讓我跟在你身邊吧。」笑著,迪諾以輕柔的口吻說。
「那你要加入並盛的風紀委員會嗎?」聞言,嘴角泛起淺笑,雲雀回應。
「什麼?」太過突然的回應讓迪諾反應不過來。
「……你是不是誤會我的意思?」
「不是說要跟在我身邊嗎?」
「我是指像戀人那樣……」
「成為風紀委員,每天都會碰面啊!」
無視於迪諾吃驚的神情,雲雀笑道:「像那些傢伙一樣……」
「別開完笑了,我可是有五千個手下的家族首領耶!」抓抓頭,迪諾露出困惑的表情。
「當然每天碰面很吸引人啦……不對,我不是這個意思……」
「這裡禁止非風紀委員會的人駐留。」
「你真的是問題兒童耶!」
望著雲雀帶著笑意的臉龐,迪諾輕輕嘆一口氣。
「日文真是難懂,總是把話說得好像這樣也可以、那樣也可以……」

看著迪諾露出苦惱的樣子,雲雀嘴角的笑意更深。
他想起不知第次幾『特訓』時,地點在並盛的屋頂,迪諾想和他說明關於雲之守護者的事,自己卻用戒指威脅對方出手。
當時的迪諾,也像這樣露出困擾的表情。

自己喜歡和強者交手,迪諾無疑是個強者。
不是朋友,也不是同學或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師徒,似乎又不完全;唯一可以肯定的地方是迪諾在自己的心中有著特別的地位。
一個敢開自己的玩笑,卻又強到無法輕易咬殺的人。

不論迪諾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似乎……無法感到厭惡,包括聽到他說『喜歡』時,訝異遠比排斥得多。
不討厭他留在身邊的感覺。

「喂!」
「……恭彌?」
心血來潮,雲雀轉過頭,發出聲音引起迪諾的注意。
「什麼……!」
迪諾的疑問還沒問完,下一秒就被雲雀的舉動嚇得說不出話來。
雲雀揪住迪諾的衣領用力一拉,湊上臉,唇瓣相觸……一個主動獻上的輕吻,讓後者的傳導神經頓時失去作用。
正當迪諾感到腦海一片空白時,雲雀鬆手,隨即一拳揮過去。
警覺性瞬間迴流,迪諾擋下雲雀的攻擊。

「還給你。」收起笑容,雲雀用正經的口吻說著。
「什麼跟什麼?」皺起眉,迪諾滿臉疑惑。
「感覺還不錯。」
「……」聽出雲雀的言下之意,迪諾感到熱氣往臉上衝。
「你真的是讓人捉摸不清耶!」
「我要去吃飯了。」
「可以溜出學校嗎?」抱住起身準備要走的雲雀,迪諾開口問著。
「?」轉過身,雲雀的臉上寫著疑惑。
「我請你吃午餐……啊,由恭彌決定吃什麼好了!」
「下午沒課,剛好可以出去。」
偏過頭,靠上迪諾的肩,斜視了一眼,雲雀說道:「不過,你不是刻意打聽了我喜歡什麼嗎?」
「那、我們去吃車站前的壽司吧!」

沒再回應,雲雀笑了笑,朝著接待室的大門方向走去。
迪諾愣了五秒後,隨即跟上。

無法肯定對方的心意,不過,這樣總算是新關係的開始吧……?
總會做出讓人驚訝的事情,有著捉摸不清的個性。
至少可以確定這個人不討厭自己,接著,就慢慢來吧!

題目 : 家庭教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