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迪雲]Lies and Truth前篇


喜歡獨自一人,喜歡挑戰強者,討厭人群聚在一起;想法捉摸不定,有時率直,有時卻會拐彎抹角。
感覺,像貓一樣。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腦海總會出現那個人的身影。
一個和自己的距離既遙遠,卻又接近的人。

雲雀恭彌。


為什麼會直接叫他『恭彌』,最初的原因已經忘了……而自己也很清楚,在日本這個國家,稱呼『姓』或是『名』有很大的不同。
或許,一開始是為了戲弄這個孩子,故意叫他的名字吧!
出乎意料,他並沒有生氣。
漸漸地在乎起關於『雲雀恭彌』的一切。


☆ ☆ ☆


某一天早晨,加百羅涅家族在日本的定居地傳來一陣吵鬧聲。
大廳裡,迪諾的部下們圍在一起,露出慌張的表情。

「老大跑去哪裡了?」
「不知道,一早就不見了……」
「早上羅馬利歐說,老大似乎開著車子出去!」
「該不會私底下要解決什麼問題吧?」
「可是……竟然沒告訴我們,不像是老大的作風。」

「放心吧!」
突然間,羅馬利歐的聲音傳入,現場氣氛瞬間安靜。
「老大只是去開車兜風而已,不用太擔心。」

經羅馬利歐這麼一說,眾人都安心起來。

「老大真是,留個紙條說要出去人就不見,老愛這樣整人!」
「也不想想我們這些部屬會多擔心。」
「不過,依老大的能力,應該不需要我們操心。」

有了結論後,原本聚在一起的一群人各自散開,留下迪諾的左右手羅馬利歐一個人。
望著離開的同事們,羅馬利歐輕嘆一口氣。

雖然他以及眼前這些人早以下定決心要一輩子跟隨跳馬迪諾,只是……發覺他的眼神開始追著那個名叫雲雀恭彌的日本人時,不禁擔心起來。
而且,這是不能告訴其他人的事啊!

一面希望戀情順利,一面又擔心萬一被其它人知道,會影響到加百羅涅的名聲。
不過,想再多也沒用吧!
所有的事情,想必老大心中早有所衡量……羅馬利歐如此相信著。



留下一張紙條,引起家族內部起了點小混亂的原兇│迪諾,現在正開著他的愛車,來到雲雀的家門前。
坐在窗邊望著天空像在發呆的雲雀,感覺到樓下傳來的視線。
自然地往下一看,四目相交,迪諾揮著手露出燦爛的笑容。

「唷!恭彌!」
「……」
只見雲雀冷冷看了迪諾一眼,面無表情地別過視線,彷彿沒看到這個人……這舉動讓迪諾露出失望的表情。
反倒停在雲雀肩上的雲豆,突然朝著迪諾的方向飛過來。
迪諾先是嚇一跳,接著,伸手讓雲豆停留在修長的指頭上。

「雲豆,午安啊!」露出燦爛的笑容,迪諾說道。
像是聽得懂迪諾的話般,雲豆拍了拍翅膀,輕鳴幾聲回應。

迪諾還來不及和雲豆玩起來,下一秒,雲雀的身影出現眼前,讓加百羅涅的年輕首領嚇一大跳。

「怎麼突然出現,真嚇人耶!」抓抓頭,迪諾望著雲雀笑道。
出乎意料,或者說在意料之內,雲雀沒給任何答案,手臂揚起優美的弧度朝著臉上掛著笑容的迪諾揮去。
深深瞭解雲雀個性的迪諾,身體往後一傾,輕鬆閃過這個攻擊。

「唉呀,你看看你的主人還真是問題兒童耶!」刻意講給雲雀聽到般,迪諾對著停在肩上的雲豆說道。
這舉動讓握著拐子,進入備戰狀態的雲雀挑起眉頭。

笑了笑,明白玩笑界線該落在什麼地方的迪諾攤攤手,對雲豆說道:「你快回去吧!不然等一下恭彌會殺了我唷!」
於是,雲豆飛回到雲雀的肩上,同時,雲雀也收起手中的武器。

搖搖頭,迪諾輕嘆一口氣。

「?」沒有開口,但望向迪諾的視線帶著疑惑。
「沒想到我竟然連一隻鳥都比不上呢!」
嘴角泛起帶著複雜色彩的笑容,迪諾說道:「恭彌就這麼疼愛雲豆。」
「因為牠會唱校歌。」
「啊?」
「你和並盛沒有關係。」迎著迪諾的目光,雲雀以冷淡的聲音說著。

因為,你不屬於並盛,所以,我們之間沒有關聯。
只不過是認識的人,打過幾次架,偶爾幾次有打贏罷了……

不過……明明自己討厭認輸,打不贏就打到贏為止,可是,不知為什麼,接受眼前這個人的訓練時,似乎,變得越來越不執著……

迪諾是加百羅涅的首領,能力很強,很值得較量的一個人。
面對他時,卻沒有那種『非要打倒』的念頭……

「恭彌?」
「!」
突然間,迪諾的聲音將雲雀拉回現實。
回過神時才發現,厚實的掌心落在臉頰上,遞來一股暖意……雲雀睜大雙眼,露出吃驚的表情。

「怎麼突然在發呆?」凝視著雲雀,迪諾以溫柔的口吻問道。
揚手拍開迪諾的手,雲雀以冷淡的聲音説道:「你怎麼會來這裡?」
「當然是因為想要找你一起兜風啊!」
「怎麼知道我住哪?」
「再怎麼說,我可是加百羅涅的首領。」
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迪諾說道:「要打聽一個人的住處,並不困難。」
「那你來做什麼?」
「找你兜風啊!」
「我不要。」
「拒絕得真是乾脆啊!」聞言,抓抓頭,迪諾露出困擾的樣子。

「……那是什麼?」
注意到門邊停著一輛紅色跑車,雲雀指了指那輛車,開口問著。
朝著雲雀指的方向望了一眼,迪諾笑道:「那是我的車,法拉利。」
「你開這個過來?」
「是啊。」
「……」
瞬間,雲雀陷入沉默,這舉動讓迪諾感到納悶。

「我改變主意了!」
說著,轉過身,將視線落在迪諾身上,雲雀開口說道:「我答應你的邀約。」
「真的嗎?」
「坐那台車對吧?」
「當然!」回應著雲雀,迪諾的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


於是,雲雀搭上迪諾的法拉利,開始『兜風』。

「有想要去哪裡嗎?」一面開車,迪諾一面問著。
「哪都可以。」望著窗外,雲雀淡淡回應。
「哈哈,果然是恭彌會講的話呢!」
「?」
「我知道有個風景不錯的地方,我們就去那裡吧!」說著,沒給雲雀同意或反對的機會,迪諾收起笑容,露出專心開車的神情。
原本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雲雀,視線觸及迪諾那認真的表情後,緊閉雙唇。
車內,除了音響發出的輕柔音樂聲,陷入沉默。

寧靜得讓人產生許多錯覺。
彷彿,這世界只剩下彼此……


「恭彌,到囉!」
不知過了多久,迪諾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張開眼,映入眼底的是凝視他,帶著溫柔笑容的迪諾。
這時,雲雀才驚覺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睡著。

竟然在這個人的面前睡著了?

「下車吧!」無視於雲雀臉上一閃而過的陰鬱氣息,迪諾的聲音充滿愉快感。
不願陷入無聊猜測的思緒中,雲雀跟上迪諾的步伐。

移步到不知為何停下步伐的迪諾身邊,抬頭一望,眼前的景色讓雲雀的思緒頓時變得一片空白。
一望無際的碧藍海洋與萬里晴空相接,形成海天一色的寬闊。
微風吹來,透著淡淡涼意,卻十分舒暢。

所有煩人的思緒,彷彿被拋到遠處。
腦海留下的只有眼前這片湛藍。

「很漂亮吧!」
許久,迪諾打破沉默,回過頭,金色的眼眸落在雲雀身上,笑道:「某次開車經過時,無意間發現這個地方,就覺得一定要帶恭彌來看看。」
「……為什麼?」感到納悶,雲雀反問。
「感覺和恭彌很像!」
「什麼意思?」
「心情好的恭彌,就像眼前這景色,天空和海洋連在一起,一片寬廣。」
迎著雲雀的視線,迪諾說道:「不論天空也好,海洋也好,其實是瞬息萬變的,說不定半小時後,天空被烏雲籠罩,海洋變得波濤洶湧……」
「喔?」沒有反駁也沒有承認的意思,雲雀的回應十分平靜。
「雖然難猜測,可是很吸引人呢!」
「你的日文還真不錯。」
「哈哈!」聞言,迪諾突然放聲大笑。
「?」
「果然是讓人很難捉摸的人啊!」
放低聲音,轉過身,將身體前傾拉近自己與雲雀的距離,迪諾收起笑容,以認真的態度說道:「我啊!真的很喜歡這一片景色唷!即便只是開車路過,就那麼一瞬間,視線完全被吸引住……」
「和恭彌的感覺很像!」

一瞬間,過於接近的距離讓雲雀感到心跳加速,加上,迪諾在耳邊的低語……
下一秒,反射性地握住帶在身旁的拐子,朝著迪諾揮去。
出乎意料,迪諾並沒有閃開雲雀的攻擊,直接被擊中……這情況讓後者睜大雙眼,露出吃驚的神情。

「……太大意了呢!」壓著被雲雀打傷的部份,迪諾由嘴角勉強擠出微笑說道。
「為什麼不閃開?」瞪著迪諾,雲雀的聲音裡帶著不滿。

這個人是故意的嗎?
明明是個再簡單不過的攻擊,平常早就被擋下,現在竟然……

「雖然恭彌總是面無表情,但我以為你不討厭所以才和我一起出來,因為太過高興所以就失神了!」
「……」
「恭彌……」
迎著雲雀混著不悅與困擾的視線,迪諾嘴角微微上揚,一緩緩說道:「我喜歡你。」

隨著迪諾的話,兩人之間的氣氛陷入一片沉默。
視線,落在彼此身上,誰也沒先移開;空氣,彷彿凍結般變得凝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突然聚起一團團烏雲,視野頓時由明轉暗,掠過身邊的風,也染上濃重的水氣。
暴雨前的寧靜,以及,充滿不安的心情。

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望著迪諾,雲雀的腦海產生疑問。
是不是造成反效果?……凝視雲雀,迪諾的心中感到納悶。

他們都知道對方沒說出口的話語,但,都沒有勇氣開口詢問。

雷聲驟響,將迪諾與雲雀的注意力由彼此身上,拉回現實生活中。
下一秒,雨滴落下,短短幾秒間轉為滂沱大雨,迪諾輕嘆一口氣,雲雀默默挪開視線,這瞬息的舉動,已讓兩人的衣服被淋到濕得透徹。

「才說這裡的天氣變化很大,沒想到就下雨了,真是糟糕啊!」
嘴角泛起苦笑,迪諾收起原先認真的神情,轉以輕鬆的口吻說道:「我們回去吧!」
「嗯。」背著迪諾點點頭,雲雀低語。


===

以前寫小說的習慣和現在真的有差XDD
整理稿子時也發現DH系列的本子我都用一些樂團的歌名當篇名或書名~(炸

題目 : 家庭教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