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陰陽傳說第一章

第一章 初遇


少年緩緩睜開眼,卻發現眼前只有深沉漆黑,什麼也看不到。

彷彿置身深海,動彈不得,呼吸困難,體溫一點一滴流失,意識卻異常清楚,回憶如跑馬燈般在腦海中一幕幕輪轉,他想起童年的事、上小學的事、升國中的事,在一連串考試壓力中升高中與大學的事。

影像倏然停止。

一片黑暗中浮現一絲白色光芒,如夜路明燈,指引路途,透著一股暖意,幽幽間,化消萬物暴戾之氣。



「你是誰,快把她還給我!」

望著那道光芒,少年大聲吼著。

『吾乃混囤,天地之始,萬物之初,吾的甦醒意味現世的死亡與重生……選擇吧!少年!你有一次決定的機會,這是『她』的心願。』

「這是什麼意思……?」







日正當中,豔陽高照,文山堡大學校園後方的大湖邊,穿著高中部校服的少年躺在離湖邊約兩、三公尺遠,樹蔭足以遮住全身的大樹下,閉眼休息。

這個地方並非大樓與大樓間通行時必經道路,也不是出校門時會經過的地方,離校園中心又有約三十分鐘左右的步行路程,因此,少有學生或校內人士會來這裡。

少年喜歡利用午休時間來這裡休息,享受寧靜的氣氛。

小眠一會兒,他做了個夢。



夢裡,世界變成只有兩種顏色,黑色與白色。

白色的世界裡,氣溫異常高,二十四小時受到日光照射,沒有夜晚,是個寸草不生,放眼望去只有一片沙漠的世界,沙漠中有幾座空無一人的廢墟以及動物的殘骸,看似風乾的骨頭之下卻是整片赤豔鮮血,染紅視野。

黑色的世界裡,氣溫異常低,二十四小時看不到太陽,沒有白晝,一樣是個寸草不生的地方,大地被白雪覆蓋,卻被夜色染成一片漆黑,動物的屍骸被冰封,。

他站在中央,望著左右截然不同的世界,睜大雙眼,雙唇微啟,腦海灌入許多訊息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接著,他看到有個人從黑色的世界緩緩朝著他走來,他愣一會兒,露出高興的表情。

是人嗎?

猶疑間,那人走過的地方開始崩壞,踏過一步,兩側的建築物碎裂倒塌,化為粉塵落下、地面如乾涸的土地出現龜裂,逐漸加深,而後變成深不見底的黑。

他與那個人擦肩而過,瞥見那人的容貌,一頭水色長髮,清秀五官不帶任何表情,淡漠氣質,那模樣……似曾相識。





視野由暗轉亮,刺眼光線讓少年皺起眉頭。。

轉過身,少年先讓雙眼適應四周的光線後,由地面緩緩坐起身,搖搖頭,企圖搖開黏稠如漿糊的思緒。

倏地,他聽到一陣輕微腳步聲傳入耳裡,遙遠卻異常清晰。

納悶的同時,少年朝聲音來源望去。

一名清秀的少女穿著文山堡大學高中部學生制服,柔順直髮散在肩頭,深邃的雙眸,挺立的鼻子搭配弧度姣好的唇,與現今即便是高中生也會化上濃妝的女孩子們完全不同,素顏顯得相當特別。

那容貌讓少年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少女低頭望著湖面若有所思,佇立許久。

該不會要跳下去吧?

閃過這念頭的下一秒,那個少女如他所猜想,移步向前,腳懸空到湖面上。

「別想不開啊!」

還來不及看清楚少女的反應與動作時,少年伸手拉了少女一把,卻沒想到整個人與少女一起被一股強大的力道拖到湖水中。

對不起了,爸爸,媽媽,我還來不及報答你們就要被水淹死了。

對不起……

身體沒入水面時,少年腦海浮現這個想法。

感覺有點奇怪,衣服沒有濕掉的感覺,也沒有被水淹過全身的感覺,只有最初衝擊水面的觸覺,死命閉上雙眼後那種感覺卻消失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少年感到身體不斷往下沉,握著少女的手也未鬆開,但他不敢張開雙眼,確認發生什麼事。

這樣一直掉掉掉……等一下該不會掉到異世界裡吧?

回想以前看過的那些小說與漫畫,以及現在這種明明掉入湖中,沉入水底,衣服沒有濕掉的感覺,要形容的話有點像是裸身在水裡游泳,但身上的衣服確實存在的違和感……少年幻想著他應該是通過某個通道,等會兒睜開眼就會到達異世界吧?。

會到哪個異世界啊?穿越到過去嗎?還是跑到未來呢?

一連串的疑問還來不及釐清,那往下掉落的感覺便已停止。

停頓幾秒,少年緩緩睜開雙眼。

他與剛才那位少女落到地面上,他還握著那名少女的手。

抬頭看了四周,如果要形容他透過雙眼所看到的景象,就像透過攝影機拍攝海底那種美麗又神秘的世界:魚群從身邊穿過,帶起水流隨著光線一明一暗,形成波紋,深藍色與淺藍色交織帶來華麗的視覺享受。

彷彿潛水至深海的美景。

但,他卻穿著學校制服,也正常呼吸著。

果然是異世界啊!

還充滿幻想風,少年不禁露出苦笑。

話說回來,和他一起掉下來的還有一個女孩子吧?少年想起這件事,回過神將四周掃視一圈,才發現那個女孩子正站在他身旁,他還握著那名美少女的手。

「啊!真是對不起!」

少年連忙甩開握著少女的手。

「多了一個累贅。」

「什、什麼!」

少女平靜感覺不到任何不悅的聲音傳入耳裡,意外傷人,少年看向少女一眼,尖銳言語與她看不出內心想法的冷淡表情成了強烈對比。

少年皺起眉頭。

眼前這美少女看來和他差不多大,頭髮是有些特別的水藍色,奇怪的是那並不像染出來的顏色,搭上那張清秀面容有股說不上的違和感。

少女全身上下散發出讓少年感到難以親近的氣息。

大概是個難搞的傢伙吧?同學,還是學姊或學妹呢?

少年內心猜測這位少女的來歷。

「河若凜,二年A班二十四號學生,你呢?」

「啊?」

視線一轉,少年才注意到剛才那位少女不知幾時來到他的眼前。

說話的態度未免太跩了吧!

「妳是在問我嗎?」

少年以同樣冷淡的聲音反問。

面對一個初次見面就不怎麼客氣,同校的學生,他並不打算以溫和的態度給予回應。

「難不成這裡有其它人嗎?」

名叫河若凜的少女言語內容依舊,但表情語調異卻是平靜,明明是不怎麼中聽的話,卻很難感覺到惡意。

這感覺浮現少年心頭,但,很快被先前不愉快感淹沒。

「我有必要告訴妳嗎?」

「我已經報上我的名字和班級,你應該也要說你的吧。」

少女的語氣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

這人該不會缺乏常識吧?

少年不禁替眼前的少女貼上了幾個標籤,缺乏常識、不懂世故,或許有點率直,嗯,往好的方面想是率直,不這麼想,這一串說話用詞實在令人生氣。

別為陌生人生氣。

深吐一口氣,少年努力平復心情。

話說回來,這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鬼地方也只有他和眼前這個人而已,彼此自我介紹一下應該也不算什麼壞事吧!

說不定還得靠這個叫河若凜的人才回得去本來的世界。

「我叫江熾青,和你一樣二年級,S班五號。」

「原來是學生會長。」得到答案,河若凜說:「那麼,如果你死在這裡,我會將你的死訊通知你的家人。」

「什、什麼?」河若凜的話讓江熾青感到一股怒意,他吼著:「妳這個人也太沒禮貌了!對剛見面的人說這是什麼話啊!」

「要抱怨等活著再說吧!」

丟下這句話,河若凜用力往後一跳,江熾青還搞不清楚狀況,就感到一陣強風由兩側刮起。

幾乎要把人吹飛的強風讓江熾青嚇了一跳,他連忙舉起雙手交插在臉的前方,壓下身子,護住臉不被強風襲擊。

回過神,臉上好像沾上什麼液體。伸手一摸,黏膩的觸感讓江熾清感到不對勁,收手一看,是血……低頭看一下的身體,剛才那陣強風在他臉上劃出傷口,還劃破他制服與褲子。

這是怎麼一回事!

朝風來處方向望去,江熾青睜大雙眼。

約七、八公尺遠的地方,不知何時出現一道黑色的獸影,外貌像虎或豹,不知是因距離過遠,或是因那頭野獸被黑色霧氣所包圍,江熾青看不出那黑色野獸是否有五官,也無法掌握這頭『野獸』真實面貌。

江熾青感到背脊一股涼意。

異界獸嗎?

而且……不是錯覺,四周溫度變低了。

「你竟然擋得下來……」河若凜低聲細語打斷江熾青的思考。

「這、這是什麼……?」指著前方被黑霧包圍的東西,江熾青問著。「是動物嗎?還是鬼怪?」

「陰獸。」

「牠倒底想幹什麼?剛剛那個是牠……」

沒有回答江熾青問題,河若凜直視眼前的『陰獸』,深吸一口氣,朝著陰獸方向衝去。

江熾青還來不及反應,河若凜就從視野間消失。

猛然回頭,只見河若凜做出一個抽刀的動作,手中握著一把沒有實體、閃著藍色光芒的劍。那頭被稱為『陰獸』的黑色野獸朝她狂奔而來,隨距離拉近,江熾青才看清楚那陰獸的面貌。

黑色的老虎,有著白色的雙眸,獸體為黑霧包圍。

與黑虎距離一近,四周的溫度似乎又更低了。

彷彿以陰獸為中心,越接近牠,溫度越寒冷。

還真是冷啊。

不過,現在可不是抱怨冷的時候,那是什麼奇怪的東西?被咬到會不會死啊?

「別發呆!會死的!」

河若凜聲音拉回江熾青的注意力,定神一看,河若凜舉著手中藍色光劍朝著那頭黑色猛獸衝過去。

那頭陰獸張開嘴,跳向河若凜,像頭老虎般要撕咬眼前人類。

河若凜往上一跳,躲過來自陰獸的攻擊,一個翻身落到陰獸的身後,揮動手中光劍朝著陰獸砍去。

劍與陰獸接觸的同時,強烈光芒四射,遮去視線。

光芒散去,江熾青呼吸一陣急促,視線落在河若凜與陰獸戰鬥的那個地方,等待結果。如他期待,河若凜站在原地,手中握著那把光劍,而那隻黑色的野獸則從他的視野範圍內消失。

四周的溫度有些回升。

那隻黑色的野獸能夠影響溫度嗎?該不會是要來毀滅地球的異界獸吧?所以這個叫河若凜這種一點都不現代的名字的同學是正義使者嗎?這一點都不科學啊!

「你還真是好運呢!竟然沒有死在這個地方。」

就在江熾青腦中慶幸逃過一劫時,河若凜話語打斷他的思緒。

「妳……」

本來想感謝她出手相救,現在怒氣都上來了。

「妳這個人說話真沒禮貌。」

反正這位叫河若凜的正妹對自己也不怎麼客氣,索性用同樣的方式對待她,打定這個主義,江熾青也以不怎麼禮貌的口吻回應。

「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面對江熾青的指責,河若凜以平靜的語氣回應。

「……長得那麼漂亮說話卻這麼不友善。」

江熾青感嘆著。

出乎江熾青的意料,河若凜並沒有回應他這一句話,反而像在思考些什麼似的突然沉默起來。

河若凜以江熾青為中心繞了一圈,以帶著好奇的眼光望著他,這舉動引起江熾青的好奇。

「妳在看什麼啊?我還活著啦!」

「死了就不會這麼多話了。」

「喂!」

「坦白說,我對你有點好奇。一般人根本看不到陰獸,更不要說擋得下攻擊,你到底是誰?」

抬起頭看著江熾青,河若凜以認真的口吻問著。

「二年S班五號,同時也是學生會長,妳不是知道了?」皺起眉,對於眼前這位雖然有著一張漂亮的面容,但說話不客氣又不知道在耍什麼神秘的同校同學,江熾青感到有股無力感。「我有點好奇,妳說的陰獸是那隻黑色的老虎嗎?牠是不是有操控溫度的能力?衝過來的時候感覺很冷呢!」

「你看得出那陰獸的原型?」

「不就是一頭黑色的老虎嗎?有必要這麼訝異嗎?」

看這個叫河若凜的人的反應,難不成一般人看不出來嗎?

回話同時,江熾青這麼想著。

「嗯……對不起,有一件事需要你配合了。」一面說著一面伸手拉住江熾青,河若凜以認真的表情說道:「回去之後,請和我去見一個人。」

「什麼……?男女授受不親妳在幹什麼……哇啊!」

江熾青還來不及反應,眼前一黑,意識瞬間從身體抽離般感到一陣暈眩,全身像浸在水中被某種力量向前推進。

之後發生什麼事情,他已經失去記憶。



題目 : 原創物發表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