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天火焚靈─第二章(前篇)

燄王朝元年,開國日起半個月為休假日,中土黃龍郡上百姓們都沉浸在改朝換代能帶給他們不同生活的美好期待中。

最初,燄令狐反對燄天狼這個決定,畢竟,王朝剛建立,就讓全國休息半個月會使人民怠墮,也使反叛軍有機可趁。

燄天狼卻只是笑著以『那正好,趁這半個月將人一網打盡』為由,強行通過這個想法,燄令狐縱是擔憂也只能接受。

而這還不是讓燄令狐最頭疼的地方。

燄天狼同時決定利用這段時間微服出巡,探訪民間。

阻止不成,燄令狐只好跟著這位開國新天子一同出遊。







燄天狼打算拜訪故居與友人,首選之地,便是南方朱雀郡的凌焰宮。

「去凌焰宮要花半個月的時間,來回至少要一個多月,你才剛登基就放空城,不妥吧?」聽聞燄天狼目的地,燄令狐還是忍不住發出疑問。

「有飛雪郡主在,不用擔心,她不可能背叛你也就不可能背叛我啦!」

「她不過一介女流,你也不過是坐一天王座的人,你……」

「唉!飛雪是未來的大嫂,她的能力令狐大哥應該比我清楚,怎麼會比我還懷疑她的能力啊!」見燄令狐一臉擔憂,燄天狼聳聳肩,攤攤手回應:「她可是一個人平定北方玄武郡的叛軍,拱固玄武郡王勢力的將軍,再說,聖白王城內早有半數是我們的人脈,在不確定我們擁有哪些暗樁前,反叛勢力聰明的話就不該輕舉妄動!」

「你怎麼肯定他們不會衝動行事?就像……」語尾停,燄令狐將『你一樣』三個字被吞回肚內。

再怎麼說都是當今聖上,語氣要注意點。

燄令狐提醒自己。

聞言,燄天狼笑了笑,道:「如果這些想反抗『朕』的人,是這麼無知之輩,更不用擔心,是吧?」

「你……唉!」深知說不過燄天狼,燄令狐只能搖頭嘆氣。

拍了拍燄令狐肩頭,燄天狼道:「令狐大哥就別再擔心了,這麼愛擔心頭髮會掉光唷!」

「……」

「兩天後出發,在那之前令狐大哥多去找飛雪郡主聚聚吧!」

「……遵旨。」皺起眉,行了個禮,燄令狐給予回應。



兩日後,燄天狼與燄令狐踏上旅程。



中土黃龍郡與南方朱雀郡的交界地帶。

豔陽高照,路上行人三三兩兩,店家索性不開門了,顯得有些冷清。

漫步在街道上,燄天狼左顧右盼,宛如孩子般對陌生的事物充滿好奇心,走走停停,一點趕路的模樣也沒有,跟在身旁的燄令狐則捏了一把冷汗,祈禱燄王朝天子的身份不會被路人或敵人認出。

誰?

燄天狼感到有人注意他的視線,提高警覺,放慢腳步,試圖找出那視線的主人位在哪裡。

這舉動讓燄令狐感到納悶。

「怎麼……」

燄令狐話未說完,燄天狼突然朝前方奔去。

滿腦子疑問的燄令狐只能快步跟上。

掠至街道盡頭,與另一條街道相匯的轉角,燄天狼停下腳步,環顧四周,一個小攤子吸引他的目光。

一張桌子與兩張椅,桌面什麼也沒有,椅上坐著一人頭戴白紗斗笠,遮去大半面容。

燄天狼停下腳步,站到桌前,不發一語。

燄令狐皺起眉,正想開口催促燄天狼離開時,座位上的人開口了。

「客倌,有什麼事想要詢問嗎?」

聲音輕柔悅耳。

雖看不清眼前此人五官,但落在胸前的髮絲是鮮見的淡金色,隱約能望見那白紗下應該絕色容顏,散發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

腦海浮現了那個人的身影。

坐到那人對面的座位上,燄天狼開口問道:「你是算命師?」

「您這麼說,在下就是了。」

「喔?何出此言?」

「王殿惟一人,語出天下懼。天子說的話,在下豈能不從?」

此話一出,燄天狼與燄令狐頓時睜大雙眼。

燄令狐朝四周掃了一圈,幸好沒其它人經過,似乎也無埋伏。

這人是誰?有何目的?

燄令狐陷入思考,而燄天狼則放聲大笑。

「你叫什麼名字?」

「姓軒轅,單名靈,山不在高有仙則靈的靈字。」揚著笑容,抬起頭,迎上燄天狼視線,軒轅靈緩緩回應。

「靈……嗎?」

低喃這個名字,下一秒,燄天狼突然伸手摘下軒轅靈頭頂斗笠。

這舉動讓燄令狐大吃一驚。

軒轅靈則神色自若,十分鎮定,彷彿燄天狼的行為在他意料之中。

白紗遮去的是張令人移不開視線的清麗容顏,稍嫌秀氣的中性五官映照出柔中帶剛的意志,蒼冰色眼眸略嫌凜冽,卻配著如沐春風般的溫順神情。

這人身上染著複雜色彩,便是傳說中的先知。

向來對外貌不在意的燄天狼亦不禁停留視線在軒轅靈身上。

暑氣蒸騰,這小地方卻陷入冷漠中。

「殿下,日正當中不宜久立太陽下,不嫌棄的話,請移駕寒舍稍作休憩,如何?」

「無……」

「好!」

燄令狐正想駁斥,燄天狼卻豪爽答應軒轅靈邀請。

「天……這樣不妥吧?」

「對方可是軒轅一族,你口中的天人先知呢!這人已經知道我的身份,有什麼好躲的?」望著燄令狐一臉擔憂的模樣,燄天狼笑道。「我倒想看看傳說中的先知,有什麼樣的本領。」

「請跟在下來。」

起身行了個禮,軒轅靈帶著燄天狼兩人繞過另一條街,走約莫半刻,來到一處位於山邊的小屋。

稱不上山明水秀景色如畫,卻也與方才古色古香街道有著截然不同的景緻,小屋四周碧草如茵,庭院種著幾棵大樹遮陽,前方一條清流經過,潺潺水聲交織蟲鳴鳥叫,宛如天籟。

「先知住的地方真是清幽呢!」

「多謝殿下稱讚。」欠欠身,軒轅靈道:「即將離開這個地方,今後會更加懷念吧!」

「喔……莫非先知要遷居?」

「這個嘛……」軒轅靈淡笑而不答。「先入內吧。」

打開房門,燄天狼便感有股清冽之氣。

引著燄天狼兩人進到屋內,簡單整潔沒有多餘一物的擺設,與軒轅靈給人的感覺十分相似。

軒轅靈請燄天狼與燄令狐坐下,隨即取來茶具,在兩人面前泡了一壺茶。

茶香四逸,溫潤入心。

「請。」將茶杯推至燄天狼與燄令狐面前,軒轅靈恭敬說著。

看了燄天狼一眼,燄令狐先取茶杯,輕啜一口,不禁讚賞:「好茶。」

「謝王爺。」欠欠身,軒轅靈輕聲回應。

「看你模樣,似乎早有準備?」黑色眼眸望向軒轅靈,燄天狼問道。

「久遠前,在下便等著與殿下重逢。」

一句話,勾起燄天狼與軒轅靈間的回憶。

當時年幼,初會彼此,便是命運相遇。

原來那時碰上,令他念念不忘的『靈』,便是眼前傳說中軒轅一族的先知,若是如此,『靈』與他的相遇,最初便是先知的算計嗎?

他以為的巧遇,對靈而言或者是刻意為之。

為了推翻納蘭王朝而引他入局。

「能夠參透天下事,不會因此覺得人生無趣嗎?」

「不……在下能參透天下事,卻參不透人心。」迎著燄天狼的視線,軒轅靈淡淡說道:「譬如,在下端出這杯茶,或知此茶能令殿下滿意。但假使在下把這結果說出,殿下是不是還會感到滿意,就不是在下能掌握。」

「喔?」

「先知者,能洞察先機,然而,改變軌道會有造成何種結果,不可測。」

「既知朕已成王,又為了什麼等待?想要邀功為臣,想要金銀財寶,還是有其它目的?」說著,腦海閃過一個念頭,燄天狼道:「你是先知,或者要與朕談論燄王朝的壽命?」

「您想知道?」

面對軒轅靈挑釁似的話語,燄天狼放聲大笑。

「哈哈哈!你在考驗朕嗎?好!朕准你說!照實說!」

「既然皇上這麼希望,在下就照實說了。」低垂視線,陷入沉默半晌,軒轅靈感受來自天地訊息聲音,緩緩一字一句說道:「燄王朝乃史前無例的強大王朝,有八百年壽命,開國皇帝會流芳百世,但……」

「但?」

「殿下的皇命只有十二年。」

蒼冰色眼眸望進燄天狼漆黑眼瞳裡,軒轅靈聲音平淡,語氣肯定不帶疑慮。

此話一出,燄天狼與燄令狐均睜大雙眸。

「你……」

燄令狐想開口斥責,卻被燄天狼阻止。

「真是大膽的預言呢!」

「皇上,這種江湖術士之言不足信。」

「耶!當初可是令狐大哥說能尋得先知,如天人相助,可成帝王,可興國安民不是嗎?」

「那個是……」

「眼前就有個軒轅一族的先知,不是正好。」無視於燄令狐擔心言語,燄天狼轉過視線,凝視軒轅靈,笑道:「既然你說朕只有十二年壽命,那朕就聘你做國師,你可能改變這個命運嗎?」

「先知不是神仙,在下只能得知未來必然之事,命運能否改變,端看殿下個人修為與造化。」

「那麼,你就做見證吧!」說著,燄天狼一把抓住軒轅靈手腕,將他拉近身邊,這舉動讓軒轅靈與燄令狐大吃一驚。「看朕會成為天下霸主,天下明君,還是會成為殘害天下的暴君,燄王朝是否如你所言是個史無前例的強大王朝,或在我執念之下毀於一旦,你就親自到宮中見證你對朕說的話!」

王言之後,寂靜無聲。

緊握手腕的掌心透來習武者的溫熱氣息與脈動。

深邃目光凝視下,軒轅靈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殿下……」

這瞬間,軒轅靈紅了雙頰,別開視線。

「你這表情朕很中意,跟我回宮成為燄王朝的國師吧!」笑了笑,燄天狼放開軒轅靈的手腕。

「良擒擇木而棲,臣願侍左右。」欠欠身,軒轅靈恭敬回應。

「哈哈哈!」燄天狼大笑。「那好,現在就跟朕走吧!」

「殿下要哪去?」

「朱雀大郡凌焰宮。」迎著軒轅靈視線,燄天狼以調侃般聲音說道:「說不定那裡就有給你的第一道考驗,朕拭目以待。」

「皇上,這……」

保持好一陣子沉默的燄令狐欲言又止。

雖說當初與燄天狼提到『得先知可得天下』傳聞的人是他,然而如此草率決定讓認識不深者成為國師,十分不妥。

不知為何,他覺得眼前這叫軒轅靈的人有些危險。

彷彿能操縱燄王朝般……

「王爺有何顧慮?」看透燄令狐想法般,軒轅靈輕聲問道。

「……」

這一問,讓燄令狐不知該作何回應。

總不能直言他有所顧慮,請王收回任命軒轅靈為國師這種話吧?

或許他這想法也在軒轅靈的預知範圍。

就先結伴前往,若眼前此人真有危害,到朱雀大郡他自有幫手能暗地裡解決軒轅靈。

「殿下前往朱雀大郡,是為結盟而往吧?」

「何以見得?」凝視著軒轅靈,沒給正面答案,燄天狼反問。

「天子來自朱雀乃習武之人,燄王朝初立,殿下雖早已完成布局,但舊王朝貴族所見表象乃殿下暗殺納蘭金取得天下,必伺機引發內亂,意圖奪取王位。在下推測殿下南行,定是希望取得朱雀郡王支持,加上殿下原與玄武郡王關係良好,如此少去南北之患,便可安定一段時期培養勢力,再伐東西,是嗎?」

「不愧是軒轅一族的先知。」聞言,雙手鼓掌,燄天狼嘴角泛笑。「究竟這是先知的能力,還是你的能力呢?」

「殿下這疑問,在下難用言語說明。」

「那麼……世上被人稱『軒轅一族』的先知,只有你嗎?」

「這個嘛……就像朱雀郡中居民總被當成只懂武藝的蠻族一樣,軒轅一族不過是被冠上先知美名的種族罷了!」

「所以這世上不只你一個先知了?若有人找到其它軒轅一族,推翻燄王朝也不是難事嗎?」望向軒轅靈,燄令狐提出疑問。

回頭細思,納蘭王朝敗亡原因之一,傳聞乃國師軒轅氏離去。

論年紀,眼前之人定不會是那傳聞中離開納蘭金的先知。

姑且不論這世上究竟有多少軒轅一族之人,倘若前朝國師另尋他人欲東山再起,與眼前此人又是誰高明?

「哈。」聞言,軒轅靈發出輕笑。「的確,這世上不只一位先知,能力也有所不同。能感應未來,未必能輔助君王,也有所謂軒轅一族的人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偶爾指點路人的迷惑。」

「喔?那麼,你是想成為不負『先知』之名的人,還是默默無名者?」視線落在軒轅靈身上,燄天狼語帶挑釁。「與納蘭王朝前任國師相比,你又如何?」

「在下是為了完成承諾。」迎上燄天狼視線,軒轅靈道:「前朝軒轅終究保不住江山,而我會為殿下成就八百年盛世。」

一句話,記憶迴流,腦海浮現幼時片段畫面。

十二年前,那位叫靈的少年對燄天狼說,要見他,就成為天下霸主。

模糊影象此時又清晰起來,一樣淡金髮色,蒼冰眼眸,絕色容顏,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不同的是眼前『軒轅靈』多了幾分冷淡氣質。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天狼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哈哈哈哈!果然是你,靈……」確認眼前之人就是他念念不忘的少年,燄天狼笑得開懷。

「既然您已取得天下,在下依約而來。」軒轅靈亦露出不輸給燄天狼、意味深長的淺笑。「王道君自成,江山天璣渡。」

十二年來,他沒有一日不期待與那少年重逢。

卻沒想到從他們相見的那一日起,他已在『軒轅』的局中。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那麼,現在換我對你提出要求了,對吧?」

「殿下希望在下怎麼做呢?」

「讓朕成為名符其實的天下霸主,朕要拿下五方大郡,一統天下。」

「臣領令。」欠身行禮,軒轅靈淡聲回應。

「哈哈哈哈!真是令人開心的收獲啊!」燄天狼放聲大笑。「好!你留在朕身邊,朕回朝便封你為國師,你要兌現對朕的承諾。」

「是。」

「……」

聽著燄天狼與軒轅靈間的對話,燄令狐不禁皺起眉頭。

他們才見過幾次面而已,雖說軒轅靈此人完全符合傳說中軒轅一族的能力與樣貌,他也為軒轅靈的言談舉止折服,但,天狼竟對眼前之人沒有半分懷疑。

不……或許並非信任,而是另有打算,但,讓來路不明的人回朝便立為國師,難道沒想過會令一同打江山的功臣感到不服嗎?

比如他……

「那麼接下來你第一個考驗來了,和朕一起前往朱雀大郡吧!」

燄令狐思索間,燄天狼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

這句話讓燄令狐感到鬆了一口氣。

瞄了燄天狼一眼,再看看軒轅靈,燄令狐露出一抹淺笑。

就看這位先知要怎麼應付『朱雀郡王』吧!



於是,軒轅靈跟著天狼與令狐離開住所,前往位於南方朱雀郡的凌焰宮。




題目 : 原創物發表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