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波][天路]SOMEWHERE03

3‧布萊克的決心


地圖上顯示天狼星‧布萊克的所在位置是在三樓的獎盃室。因此,路平判斷他是被罰擦獎盃的工作。

移動著輕巧而迅捷的步伐,幾乎不打破夜晚沉寂地來到了三樓。路平很小心地注意著四周的狀況,然後慢慢接近獎盃室。

由窗戶往內看,一眼就看到了不知在想些什麼,面帶笑容的布萊克正拿著一個個獎盃仔細地擦著;一旁監視的管理員看起來似乎在打瞌睡的樣子……路平輕輕地搖了搖頭。

「被罰還這麼高興,真是的。」路平低聲細語著。

也不知道是路平的聲音太大,還是布萊克的耳朵太靈,就在路平低頭說完這句話再抬頭時,他看到布萊克正對著自己眨眼。

當然路平不認為自己的聲音足以傳進獎盃室中,所以他以為這是個巧合。但布萊克除了對他眨眼之外,手還不知道在筆劃些什麼動作,路平微微皺起了眉頭。

「還不趕快做你的工作!」路平張著嘴無聲地說著,他可不希望吵醒旁邊的管理員。

布萊克看出路平在說些什麼,回頭看了管理員一眼後,轉過身來對他露出一個『沒關係』的笑容。

然後,布萊克又用手劃了幾個字。路平先是無法體會布萊克究竟要說些什麼,不過過了幾分鐘,他由布萊克的唇語讀出了先前布萊克想說的話│『我快擦完了,在老地方等我唷!』

就在路平想回他一句『打掃完就快點回房間』時,一旁的管理員突然發出呻吟聲。路平嚇了一跳,和布萊克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後,連忙以迅速且不留聲音的速度溜出管理員的視線範圍。



僅管心中覺得實在很對不起葛來分多,路平還是照著布萊克的話在那棵樹下等他。

在靜默的月色之下,路平想起六年來的生活,不禁有些感概。

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竟然開始覺得只要能和布萊克他們一起行動,只要是有趣的行動,就算是違反規定也無所謂?或者說,即使明白這是違反規定的舉動,卻還是無法克制地想參與?

只要是布萊克與詹姆說『沒問題』的事,自己也會覺得不會有問題……這種絕對的信任。

回憶到這裡,路平突然想到關於布萊克所說的『那個決定』。感覺上似乎是除了自己之外,其它的人都知道的樣子。雖然路平對於他人的隱私並沒有特別的興趣,可是……

如果布萊克願意告訴詹姆與佩迪魯,又在自己面前提到這件事,為什麼卻沒有和他說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啊啊~~沒想到你真的在等我啊!」布萊克的聲音打斷了路平的思考。

「天狼星……」除了叫著對方的名字之外,路平一時間還沒辦法從思緒中反應過來。

「你今天為了我違規兩次,我真的覺得好高興呢!」

「對於關心你的朋友,這樣挖苦的態度不應該唷!天狼星!」

對於布萊克的戲謔,路平也不客氣地回應著。

「我還以為你是因為『我』而違規呢!沒想到只是因為朋友的關係啊~~老實說我有點失望。」

「天狼星……你今天是吃錯藥了嗎?為什麼老是喜歡拿我開玩笑呢?」

回想起從霍格華茲特快車上到剛才為止,布萊克老是說著一些很曖昧的話語,路平總覺得有說不上來的違和感。

「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嗎?」

聽路平這麼一說,布萊克收起原本的笑容,正經八百地問著。

看著布萊克突然變得正經的樣子,路平感覺到有種心虛感。

「這個嘛,我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呃……該怎麼說呢……不過就我看來是很想。」

「是因為這樣所以沒有感覺嗎?那就真的是我的問題了。」

路平的回答似乎讓布萊克發覺到一個重要的問題而喃喃低語著,這樣的舉動使路平更加疑惑。

「天狼星?」

「雖然是下了決心了,不過本來是不打算這麼早說的……」

布萊克似乎是有點尷尬地撥了撥頭髮。

感覺到布萊克好像要對自己說出什麼驚人的話,路平直視著那雙明亮的灰色雙眸聚精會神地聽著。

「雷木思,我想我接下來要說的話你可能會覺得很奇怪,不過要請你相信,我是以認真的心情在說這些話的。」

「嗯。」

「那個……在這個暑假,我和詹姆也討論過相關的事情了。一開始我也覺得很荒謬,可是既然有這種感覺了,我也不想違背自己的良心……」

布萊克吞了一口口水,凝視著路平寫著疑問與認真的眼瞳。

許久,他緩緩開口一字一句說道:「雷木思,我喜歡你。」

當布萊克以溫柔且深情的語調說完這句話時,路平的表情起了些許的變化,然而,那並非布萊克預料的訝異神情。

「說來這有點難以啟齒,不過……呃……我也是喜歡你的啊,天狼星。」

只見路平也以一種相當認真的神情對布萊克這麼說著。

「不管是你,詹姆或是彼得都是我的好朋友,和你們在一起我覺得很快樂,這是真的。當然也包括你,天狼星。早上我會對你發脾氣是因為我真的很擔心你,呃……該不會你覺得是我不喜歡你吧?」

「雷木思……」

對於路平的回答,布萊克的臉上浮現出尷尬的神情:「我想這是我表達的不夠詳細。我說的喜歡是戀愛的喜歡,是詹姆和莉莉之間的那種喜歡。」

當布萊克說完這句話時,路平總算是出現他所猜測的驚訝表情。

顯然地路平不太能接受這樣的事情,他睜大著眼睛望著布萊克因為等待而露出不安的臉頰。在確認布萊克應該是真心之時,路平下意識地想迴避這個問題:

「天狼星,這該不會是你在麻瓜世界的哪個國家學來的新遊戲吧?」

「雷木思,你的意思是拒絕嗎?」

布萊克的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不是的,天狼星。我……該怎麼說呢,我覺得你是一個很棒的朋友,過去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真的非常的快樂。可是……」

說著說著,路平不自覺地低下頭來。他努力地尋找著要怎麼解釋現在的感覺,可是偏偏找不到任何可以用的字彙。

兩個人之間渡過了一段沉默。

「真的很抱歉,雷木思。」

布萊克發出的低啞聲音讓路平吃了一驚,他抬起頭來看著布萊克,卻看到那雙灰色眼瞳失去了光彩。

「我能體會你聽到這一句話的心情,嗯……如果你覺得很困擾的話,就當做沒有這一件事情的發生吧!我想這並不會影響到我們之間的友誼的。」

「不……天狼星。」

路平皺起了眉頭,他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表情。

望著布萊克帶著淡淡憂傷的神情,路平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一旦說出口的話,就一定會實踐。僅管現在他說的話對自己相當有利,不過,這樣的表情並不是路平想看到的。

而且,仔細回想著布萊克對他說那句話時的聲音與態度,路平突然有種莫名的感動掠過心頭。

「我只是覺得……有點突然。而且……」

「雷木思?」

「呃……我是想到這好像不是件自然的事情,畢竟我和你都是男性……」

說著說著,路平語尾的聲音越來越低,頭也慢慢地垂下。

這句話讓布萊克的臉上綻出了笑容。他輕柔地呼喚著眼前低著頭的人的名字:「雷木思……」

「嗯?」

直覺的,路平抬起頭來,就在這一瞬間,布萊克的雙唇湊向前來。還來不及閃避與反應,路平的說話權已經被布萊克封緘。

接吻的感覺似乎和路平想像中的不一樣。布萊克給他的感覺是一種溫柔卻充滿難以抗拒的霸道;一種感覺到對方的鼻息,以及自身體溫上升的親密接觸。

不自覺地回應起布萊克的親吻,發現他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經環住了自己的腰,兩個人的身體彼此緊密貼合著。

頓時,路平的身體僵硬了起來,他並沒有辦法跟上布萊克過於親暱的舉動。

「天狼……嗯。」

被布萊克放開的幾秒間,路平試著阻止。但在下一秒鐘,布萊克的唇又湊了上來。

只是這一次,布萊克給路平的,是帶著侵掠性的深吻。

「嗯!」

「!」

不習慣這種唇舌交纏的親吻法的路平,反射性地想逃避,於是在布萊克的舌頭上咬出一道小小的齒痕。

「對不起,天狼星。」

躲開這個吻的路平察覺到自己把布萊克舌頭咬出一個破洞後,連忙道歉。而布萊克只是揮了揮手笑著說道:

「你不用向我道歉,雷木思。我這可是非法入侵呢!」

「天狼星……」

原本還在擔心嘴角滲著血絲的布萊克的路平,在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之後,臉上泛起紅暈來。

「總之今天晚上是我失禮了,我向你保證從明天起,沒經過你的同意我不會做出逾舉的行為。」

布萊克拍拍路平的肩膀,恢復到那個路平所熟悉的,一個很棒的朋友的布萊克。

「我會等到你答應為止。」

「……天狼星……」

他們的對話,就到這裡為止。之後,兩個人保持著沉默直到回到宿舍。

今晚,是個讓路平失眠的夜晚。



題目 : 歐美動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