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殤凜]竊心第四章

※殤不患x凜雪鴉,原劇向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煙月閣中暗香飄送,賓客把酒尋歡,銀鈴笑聲不絕,紙醉金迷,充斥令人沉淪氛圍。

酉時末,螢光忽滅,在場眾人須臾禁聲。

舞台簾幕掀起,琴者一身紅衣紅髮,容姿秀麗,琴聲柔中帶剛,吟詩聲低沉溫宛,形成衝突卻讓人移不開視線的美感。

直至琴聲停,一曲終,靜謐片刻,客人方如大夢初醒,掌聲四起。

店內只有一位客人沒有沉浸在音樂當中,獨自吃著桌上佳餚,品嚐美酒,直到表演結束,都沒有抬頭多看台上琴者一眼。



「殤大俠對琴律美女真是完全沒興趣啊!」表演結束後,將視線轉到殤不患身上,凜雪鴉笑道:「愛上你的人,大概會吃盡苦頭。」

「感情這事不能勉強吧?不是兩情相悅就沒意義啊!」迎著凜雪鴉視線,殤不患回應。

「確實,但你對外表不在乎,對是否精通琴棋書畫大概也不在乎,喜歡的類型莫非是俠女或是直爽之人嗎?」

「這嘛……等碰上就知道了吧!」喝了一口酒,殤不患道:「我並不想預設立場,因為說不定就喜歡上與條件完全不同的人啊!」

「但我記得不久前你才拒絕了天霜姬。」

「喂喂!那不是開玩笑嗎?」

「雖是調侃,但殤大俠如此直接說不喜歡我的外貌與個性,就算我是一個不管他人想法只顧自己感受的盜賊,多少也有些感慨……」低垂視線,凜雪鴉細聲說道。

「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搔搔頭,對於凜雪鴉的話,殤不患一轉語氣,以認真口吻道:「我確實偏好個性純直與外貌清秀的人,但並不是討厭你。」

「你真溫柔,卻讓人無機可趁呢!」

殤不患言語讓凜雪鴉露出一抹帶著複雜色彩的淺笑。

為何他這麼在意殤不患的那句話?又為何聽到殤不患的話心中有一絲淡喜?

明明不曾在乎過他人眼光與評價,也清楚成為掠風竊塵後世人對他會有怎樣的想法,他,早該習慣與麻痺,然而,七罪塔上,他卻選擇對眼前之人吐實。

殤不患在聽完他的說詞後,不曾說教與指責,也未對他劃清界線,而是抱著遲疑想法,與他合作,那時,這個選擇在他的意料之中,眼前之人,重情重義,溫柔正直又擁有強大的實力,自然有與他合作不怕被騙的本錢。

封印妖荼黎後,為尋得下個目標,他跟上殤不患,而明知會被他算計或利用,殤不患依然不曾惡意相待,甚至為他擋下前來尋仇的惜花君。

與那深不見底的實力一樣,殤不患擁有大海般的包容力。

滿心好奇。

不知不覺中,變得不願以謊言欺騙殤不患,只要殤不患問他,他便實言告知。

或許騙不過是原因之一,而另一個原因……

事到如今,他還期待有誰瞭解他嗎?

「別只聊我的事啦!」察覺凜雪鴉表情變化,以及這陣突然來沉默讓殤不患感到有些不對勁,連忙開啟另一個話題:「你呢?好歹也和我說說你的喜好吧?總不可能喜歡世俗老練的惡人吧?但也不像會喜歡正直溫柔的人,對吧?」
「這嘛……」沉默片刻,凜雪鴉緩緩說道:「大概是理解我的人吧!」

「哈哈,很難吧!」輕笑兩聲,殤不患發表感想。

凜雪鴉緩緩闔上雙眸,笑而不語。

那笑容映在殤不患眼底,有股說不上的微妙感。



晚膳過後,凜雪鴉帶著殤不患穿過幾個長廊,來到煙月閣頂樓。

頂樓與其它樓層不同,沒有華麗裝飾也沒有胭脂水粉味,只有兩間房間,一間是梅香房,一間是櫻月房。

「今晚就委曲殤大俠住在煙月閣了!一人一間,你要選哪一間?」

「能睡就好,哪間都可以。」

「那就梅香房吧!櫻月房是我以前的住所,多少有點懷念。」說著,凜雪鴉由腰間拿出一塊令牌遞給殤不患:「要來這層樓,要通過機關須要令牌,這張給你。」

「你住的地方也太特別。」接過令牌,殤不患瞄了梅香房一眼,道:「看起來是很頂極的房間,既然是你住的隔壁間,想必品味不俗。」

「品味兩字自殤大俠口中說出,總有一種說不上的微妙感呢!」偏過頭看向殤不患,凜雪鴉調侃著。

「囉嗦啊!」

「今天走了許多的路,應該也累了,殤大俠就先休息吧!」

「嗯,晚安。」

進到房間內,將拙劍放到桌面,進浴室沐浴更衣後,躺到床面上,殤不患回想這幾天與凜雪鴉相處的情況。

初來東離,便讓凜雪鴉勾搭上。

雖說一路上凜雪鴉總在一旁說著風涼話,用迷香讓他去對抗玄鬼宗之人,但認真思索,那些情況就算凜雪鴉不出手,他最後也會因為看不下去而出手。

不論在荒郊野外或是在七罪塔上,他都會去救護印師。

前往魔脊山七罪塔路程上,雖然在亡者之谷與傀儡之谷受到同行者刻意旁觀不出手,但他也認清這群人的想法與個性,而且對他而言,大不了自己出手就可以,是否有同伴襄助對他而言並不重要。

陰錯陽差下,他與追來找他的凜雪鴉與護印師搭乘魑翼上了七罪塔,碰上蔑天骸的伏兵,護印師受到凜雪鴉術法影響,轉向攻擊他,之後,他們兩人被關進地牢,凜雪鴉則受到蔑天骸的招待。

那時他百思不得其解,現在想來,蔑天骸應是看出真正天刑劍劍鍔在凜雪鴉身上。

「這樣說來,那傢伙調包劍鍔倒是安了一個王牌啊……」望著天花板自言自語,殤不患對當時情景發表感想。

當時若不是丹翡受迷香影響轉而攻擊他,或是丹翡身上是真的劍鍔,當下的情況很可能變成他得出手打敗蔑天骸,也不一定能保住護印師的生命。

之後,他為殺凜雪鴉而打破地牢。

在凜雪鴉臥室內,得知凜雪鴉的企圖與想法,儘管懷疑,他還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和凜雪鴉合作,將劍還給護印師後,他按照凜雪鴉的提議,躲在凜雪鴉房間內。

那時,他和凜雪鴉的感情並沒有好到在同一個房間內可以全然接受對方的程度。

凜雪鴉似乎也察覺到這一點,便和他聊起東離的事情。

他得知玄鬼宗平日惡行,狩雲霄、刑亥、廉耆與殺無生和凜雪鴉是怎麼認識,有什麼樣的過往,以及得知殺無生的死訊。

那些事情,當時他半信半疑,現在回憶,似乎也全是事實。

「這麼說來那傢伙當時找來的全是些惡人啊……被惡人討厭,又因惡名受正直之人討厭,還說什麼顏面廣闊啊!」

闔上眼,殤不患忍不住調侃起當時凜雪鴉說過的話。

廉耆非善類,也就說得通在無垠寺時何以凜雪鴉聽到師父之死態度冷淡,或說,不論是善是惡,凜雪鴉或許都無動於衷。

但凜雪鴉終究間接幫助了護印師,若否,在七罪塔上也就不用理會丹翡攻擊蔑天骸行為,畢竟丹翡生與死,皆不影響凜雪鴉要追求的東西。

亦正亦邪嗎?

雖然這幾天的相處,他和凜雪鴉也算合得來,然而他卻始終想不透凜雪鴉的思維。

反正那傢伙現在黏著他不放,他有的是機會瞭解那加伙的想法。

「先睡再說!」

打了個呵欠,殤不患決定停止思考與回憶,沉入夢鄉中。




題目 : 東離劍遊紀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