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殤凜]竊心第一章

※殤不患x凜雪鴉,原劇向

大雨傾盆。

將紙傘還予石像的殤不患,漫步雨中,不急不緩的腳步朝著遠方前進。

原先想往下個村莊走,不知怎地迷失了方向,走入林中,徘徊好一段時間。

「結果還是淋成落湯雞了啊!這路看起來好像離市區越來越遠了!」一邊走著,殤不患一邊喃喃自語。

看來只能找個地方躲雨睡一晚,明天再繞看看能不能到下一個村莊。


思及此,殤不患瞥見不遠處有個山洞。

「真剛好呢!」

說著,殤不患隨手劈了些木材,進到山洞中躲雨。

先脫下全溼的上衣,接著運功將木材裡的水份去除,點上火,將衣服晾著,移步至洞口邊望著大雨,殤不患露出困擾神情。

「希望一覺睡起來是好天氣啊!」

「唉呀唉呀!這不是殤大俠嗎?」

熟悉聲音自耳邊傳來,殤不患急忙回頭,腦海同時浮現『不會吧』的想法,視線停,如他所想,雪髮藍衣,體態優雅,斯文俊秀的那傢伙站在眼前。

「凜雪鴉!」

「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相逢,真巧呢!」

「巧你個頭啦!你偷跟來了吧?」皺起眉,殤不患說道。

「只是同路而已,殤大俠不要想太多。」攤攤手,凜雪鴉笑著回應:「你我這麼有緣,殤大俠就不能為這難得的重逢感動一下嗎?」

「哪裡難得,我們分開還不到一天吧。」扶著額頭,殤不患滿心無奈。

「這……嗯……」

不出幾句話就讓殤不患拆穿,凜雪鴉索性裝死。

反正他也無意去騙殤不患。

看凜雪鴉反應,也不意外這傢伙跟了上來,深吐一口氣,摸摸下巴,殤不患道:「你也被大雨淋得一身濕,把衣服脫下來旁邊烘乾吧!免得染上風寒。」

「好心的殤大俠願意收留在下了嗎?」偏過頭,凜雪鴉調侃道。「真會照顧人呢!」

「少囉嗦!要不你回去淋雨好了!」

「別這麼狠心啊!」

「那就別說些有的沒有的。」

「是、是!」

知道殤不患底線,凜雪鴉便快速順著殤不患的意思,將上衣脫下,晾到一旁,在火堆旁邊坐下。

看凜雪鴉乖乖坐下後,殤不患走到火堆另一側坐了下來。

接著,兩人之間陷入一片沉默。

外面大雨聲迴盪在山洞中,規律地刺激聽覺,無語的環境,昏暗的視線,身邊有著個稱不上感情良好的夥伴……

這景況讓殤不患感到有點煩躁起來。

找點話題吧!

這麼一想,殤不患開口道:「你為什麼跟上來?該不會是對藏劍錄有興趣?」

「不是,我說過你身上並沒有什麼我想偷的東西吧?」笑了笑,凜雪鴉回應:「不過你身上的東西就算在東離早晚會被惡人盯上,當中也許有我有興趣的獵物。」

「你啊……」

儘管不意外,但凜雪鴉思維總讓殤不患覺得全身不對勁。

詭異的是他對凜雪鴉這個人卻不是打從心底厭惡,反而有些好奇,會想將玩弄惡人當成娛樂的背後有沒有什麼影響的因素?又為什麼凜雪鴉願意對他說出真心話?

回想起來,當初在七罪塔時,他曾懷疑凜雪鴉所說的劍鍔地點是否為真,而事實證明凜雪鴉並沒有騙他。

凜雪鴉說他的目標是蔑天骸也是事實。

這樣反而顯得他發信給狩雲霄、刑亥與師父廉耆的信是謊言,真假虛實間,凜雪鴉究竟用什麼為評斷標準?

「殤大俠看起來很苦惱,還有疑問嗎?」視線落在殤不患身上,凜雪鴉問道。

「我只是在想,你對我意外誠實。」迎上凜雪鴉視線,殤不患道:「桂花園酒樓那時若我答應,你應該會將在七罪塔的想法直接告知吧?」

「確實如此。」

「你明明只想利用我,為什麼要對我如此坦白?」

「應該說,要尋求你幫助的第一步必須對你坦白吧!」晃著手中煙管,凜雪鴉笑道:「就算我是惡名天下的掠風竊塵,我不對正直溫柔的人下手,不對你說謊言,需要你幫忙時,你就會幫忙囉,不是嗎?」

「雖然你說的是事實但聽起來真令人火大!」心想彼此都是明白人,殤不患索性承認凜雪鴉的推測正確。

「而且對你坦白,也是想換得信任,希望殤大俠也對我坦白吧!」話題一轉,凜雪鴉道:「你很有趣,明明是正直之人,但,就算明白玄鬼宗是惡人,也無意全數一劍斬之,與捲殘雲與護印師不同,無意與正義站在同一線,是嗎?若否,在桂花園酒樓,以你的實力早能殺了無生取迴靈笛,也無須先坐下談判。」

自幼天資聰穎的他往往第一眼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個性與想法。

至多交談幾句,也能從對方言行舉止判斷,特別是世俗老練惡人的思維,畢竟,比起正直善人之人,他有更多時間機會與惡人打交道。

如丹翡或捲殘雲之流,變是正直善良之人,也是他毫無興趣之人。

而眼前之人,明明亦是正直善良者,照理說也是他不感興趣之人,但,一轉眼,卻對此人產生許多好奇並在不知不覺間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為什麼?

他自問,好奇殤不患的想法,也好奇自己的想法。

「這嘛……我認為不論是否心存正義,也不能將殺人視為理所當然,能活著就能有所改變,除非是想不開要尋死之人,那我就會成全他。」

「嗯嗯嗯,真是一個怪人。」

「我可不想被你這個怪人這麼說啊!」

說著,眼前火堆隨木柴漸漸燒盡而險得微弱,洞內溫度頓時寒涼起來。

瞥了凜雪鴉一眼,殤不患道:「看起來火有些不夠,我去外面撿些木柴回來,你在這邊乖乖等著吧!」

「外面還下著大雨,你想把好不容易烘乾的身體再出去淋濕回來嗎?」

「要不你出去找些能燒的東西回來!」指向凜雪鴉,殤不患回應:「要不是你跟了過來,我也不用多浪費柴火。」

「唉呀呀,真是無情的講法呢!」

笑著,凜雪鴉從外衣拿出一個小鐵盒,取出裡面煙草放進煙管內,點上火後,將煙管於火堆上倒過來,轉眼間,火又燒了起來。

這景象讓殤不患感到驚奇。

望向殤不患,凜雪鴉道:「一點小技法,這不是一般的火,是術法,可以燒到明天清晨,算是我對殤大俠損失的補償可以嗎?」

搔搔下巴,殤不患回應:「嗯,勉強可以!上次你說送我一隻傘太便宜,這個當追加的代價我就收下囉!」

「哈!承蒙殤大俠寬厚啊!」

話題至此,而後,又是一陣短暫的沉默。

殤不患與凜雪鴉將視線落在眼前火堆上,聽著洞外不停的雨聲,歇息。

兩人之間雖陷靜謐,然而最初的微和感卻全然不存。

僅僅片刻交談,便將彼此隔閡消於無形。

難以言喻的奇妙感覺,疑問、納悶,卻真切存在。

一會兒,打了個呵欠,殤不患起身走到衣服旁,拆下披風,運功將披風剩餘水氣蒸乾後,走回原來的位置鋪到地面上。

轉過視線,殤不患對凜雪鴉道:「忙了好幾天,拜這雨所賜待在這邊疲備感全上來了,我就先睡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嗯……你不怕我趁你睡著時偷你的東西嗎?比如藏劍錄?」迎著殤不患視線,凜雪鴉笑道。

「你大可一試,我會記得追討七罪塔時你欠我的一條命。」

「沒想到殤大俠記憶這麼好啊!這麼會記帳。」

「少囉嗦,你也早點睡,晚起了我可不會叫你起來,你就自己離開。」

「哈!多謝你的提醒。」

笑著,凜雪鴉不知從哪變出一條布巾,披在身上,靠到牆邊,闔眼休息。

感覺凜雪鴉呼吸變緩,殤不患闔上眼,沉入夢鄉。





===

先寫了堆番外,現在才是本篇(炸)

從無到有的故事努力中

我還挺愛寫那種彼此有好感互相喜歡曖昧到讓人說"給你錢求你們在一起"感覺的故事wwwww

希望能寫出這種感覺來~~>//////<

題目 : 東離劍遊紀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