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天火焚靈─第一章(後篇)



出森林,涉過溪水轉回巷中,耳邊傳來熟悉呼喚聲。

「天狼!」

燄天狼停下腳步,回頭一望,如他所想,追上來的人是早先被他丟在酒樓的義兄,燄令狐。

「天狼……你跑去哪裡了?」

「被人擺了一道!」

「啊?」

燄令狐感到疑惑。

在他尋找天狼這段時間內,天狼發生了什麼事嗎?

燄天狼雖然嘴上說被耍了,臉上表情卻十分愉快,這讓燄令狐感到不解,究竟是怎樣的事可以讓天狼吃虧還這麼高興。

燄令狐想追問,但燄天狼卻將視線落在遠方的森林中,陷入沉默。

那英俊瀟灑五官露出異常認真神情,這模樣看在燄令狐眼裡,將想問的話都吞回肚內。

「令狐大哥,你知道那邊森林裡住著什麼人嗎?」

「你是說……這條河過去的那個森林?」

「不然還有哪個森林?」燄令狐的反應讓燄天狼忍不住開口揶揄。

「……怎麼會問起那座森林的事?」面對眼前義弟的風涼態度,燄令狐決定無視,巧妙地轉移話題:「看你走來的方向,在森林迷路了嗎?」

「剛才追一個神秘者追到森林,見到人,卻抓不到人。」

燄天狼握緊拳頭,聲音透著幾分不甘心。

他自信輕功天下無雙,對方看來一付弱不經風模樣,他卻怎麼追也追不上,被引進林中,與那人不過三步距離,仍無法一窺那人神秘。

這感覺他曾有過。

『就算你武功再好,在我面前也是無用。』

過去那個人,一連說中他三件未說出口的疑問。

他滿心疑問卻未得到答案,便與那人分開,假使方才見到的人,就是『靈』,那這句話的意思……

「唔……你該不會遇到『先知』吧!」

「先知?」

燄令狐的話打斷燄天狼思緒。

燄天狼的反應讓燄令狐嘆一口氣。

瞧瞧四周,確定並無它人,燄令狐壓低聲音,語重心長道:「我不是早和你說過關於先知一族的傳說:自古以來,歷代君王都因『先知』預言才得以統領江山。傳聞先知乃仙人轉世凡間,複姓軒轅,冷眼觀局,唯天時地利人和所歸者,方得先知相助……」

「所以,要奪取天下,最好先得先知相助,是吧?」打斷燄令狐的話,燄天狼開口接著。「你應該知道,我不信這些江湖騙術。」

「天狼,這不是騙術,你剛才指的那座森林,就是傳說中的軒轅村。」

「軒轅村?」

「那地方,欲求天下不得天緣者無路可進。」

「這是無稽之談,我出來時有看到幾位樵夫進入啊!」

「樵夫不求掌握江山啊!」

「……」

望著燄令狐認真的神情,燄天狼陷入沉默。

姑且不論先知傳說真偽,他在森林遇到那人,氣質的確非一般凡夫俗子。

聲音與記憶中不同,或說,歷經數年,總有改變,也可能他記憶已模糊不清,但那份自信與傲氣,談吐間清雅脫俗,以及斗笠白紗緣瞥見的淡金髮……

『只有能成為天子的人,才有留住我的資格。』

瞬間,回憶湧上腦海。

因為這句話,因為說這句話的人,讓他興起奪取天下的念頭。

少年時代遇到的那名叫『靈』的人,以及方才森林中見到的人,身影氣質如此相似。

若是軒轅一族,那一年,他就碰到傳說中的『仙人先知』了嗎?

「天狼恩公啊……」低語著,天狼嘴角揚起一抹微笑:「信也好,不信也好,令狐大哥,我想我應該真的碰到了你口中的『先知』。而且,還不是第一次遇見的樣子……」

「天狼,你是認真的嗎?」

「嗯。」

揚起令狐所熟悉的,帶著狂氣與傲慢的笑容,天狼笑道:「如果他真是軒轅一族,你口中能定人江山的『先知』,我倒是想見識見識。」







夜半三更。

月色昏暗不見星光相隨,一片漆黑,視野能見度低落;寒風四起,寂靜中刮起刺耳聲響;天寒地凍、無聲無息、深沉夜,今,引人注意,更惹人戰慄。

避開巡邏守衛耳目,燄天狼兩人來到王城外。

納蘭王都『瀚日城』,一如其名,外觀望去如正午日光般奪目耀眼。

華石砌成外牆,營造令人難以逼視的白,如磨亮的銀飾,日光照射下,反射絢麗的色彩。

配合翰日城色彩,王都所在方圓百里,建築均以白色為主。

因此,納蘭王都又名為『聖白王都』。

此刻王城,不知是夜色矇矓,或是氣數將至,那令人嘆為觀止的白,竟似哀悼的色彩。

「令狐大哥,靠你了!」

「早就準備好了。」

語畢,燄令狐由袖裡拿出一包粉末,將粉末倒入吹管,躍上城牆,順著風,朝著王城宮殿,將吹管裡粉末吹出。

粉末瞬間隨風飄散,消失在昏暗夜色中。

半刻後,燄天狼也躍上城牆。

「城內巡邏燈火靜止不動,應是弟兄們的藥效一齊作用。」注視城內變化,燄令狐對燄天狼叮嚀道:「這藥效只有一個時辰,你的動作一定得快,萬一有什麼不對勁,保命要緊!」

「我知道。」

「解藥有記得服吧?」

「那當然,我可不會笨到忘記服解藥,迷昏在宮殿裡被人逮個正著。」笑著,相對燄令狐的緊張,燄天狼那張英俊瀟灑的臉龐,倒顯得神情輕鬆自在。「時間寶貴,我先走一步。」

語畢,不等燄令狐回應,燄天狼躍下城牆,朝王殿方向飛奔。

「天……真是的!」望著轉眼不見蹤影的燄天狼,燄令狐搖頭嘆氣著。「希望一切能順利。」



入城中,如燄令狐所言,城內守衛都因藥粉作用陷入夢鄉。

照燄令狐繪製的地圖,燄天狼循著暗道直通瀚日城納蘭殿內。

一路上意外平靜。

沒有打鬥聲,也沒有追上的腳步聲。

燄天狼依舊保持警覺。

雖說他們用藥迷昏所有殿外巡衛,這並不表示殿內守衛,或王城高手會乖乖躺在地上睡。

燄天狼預想進殿內,多少會碰到能抵抗迷藥的高手,免不了一番戰鬥。

但,內殿守衛也一一倒在地上沉眠。

奇怪。

這地方明明是他們迷藥到不了的地方,為什麼?

連過數個要道,每處均是同樣景況,這讓燄天狼起了疑心。

「莫非是有人相助……還是故佈疑陣?」低喃著,天狼想起今日午后,在林中碰上的那名男子。

燄天狼因懷疑而緩下動作時,耳邊傳來熟悉笛聲。

淡靜優雅,如涓涓細流,彷彿天邊傳來聲音,縹緲,又似在耳邊揚,音色絕美卻隱藏餘勁。

果真是他。

「軒轅一族的先知嗎?哈!」

嘴角揚笑,明白有人襄助,燄天狼加快速度邁步前行。

無意興兵起義,燄天狼義兄弟決定採用擒賊先擒王方式,潛入城中,尋得納蘭金並制服王,若納蘭金抵抗,則殺而取代之,若不抵抗,則挾天子令天下。

這方式,對自幼習武的他們而言,半是輕易,半是挑戰。

輕易的是,即便面對大內高手,燄天狼也有自信能擊倒對方。

然而王城不可能只有一兩個護衛,暗地裡應有高手,若消息走漏,更可能佈下陷阱請君入甕,就另一方面而言,直取瀚日城納蘭殿君王,是種挑戰。

燄天狼最大的任務就是抓住納蘭金,不論死活。

至於此舉結果是否會造成動盪,引發不滿,已不在燄天狼考量之中,他想要的,只是取得天下成為皇帝這件事。

事情發展出乎他意料之外,十分順利。

穿過數條通道,來到納蘭殿大廳前,推開大門。

同時,迴盪耳際的笛聲戛然而止。

大廳內地面上倒著許多人,照裝扮看來,有臣子,有護衛,王座之上昏睡一人,不用思考,那人正是當今天子納蘭金。

燄天狼一步一步緩緩朝王座前進,全神貫注,深怕有哪個沒中迷香的大內高手會突然出現攻擊,與王座距離縮短至幾步時,依舊毫無清醒者氣息。

「靈……是他!」低語這名字,燄天狼心中有底。

這笛聲,乍聽之下甚為普通,不帶內力亦無殺氣,但,加上燄令狐的迷香就不同了。

笛聲加速迷香作用,連原本足以抵抗的高手也昏厥。

且內殿裡,亦有人釋放迷香。

是那藍衣青年的局嗎?

這個王位,比想像中來得容易太多。

被軒轅看上的人,能得天助……想起令狐說過的話,燄天狼嘴角勾起淺笑。

『既然,這是要見你的代價,那麼,我就站在天下的頂點來見你!』

燄天狼生擒納蘭金,拿下瀚日城。

納蘭王朝結束,新王朝誕生,名號『燄』。



題目 : 原創物發表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