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陰陽傳說第二章 之二

[原創]陰陽傳說第二章 之二


放學的鐘聲響起,學生們整理好書包準備回家。

來放人鴿子吧!反正也不是很熟的人,更重要的是干我鳥事!

收拾書包,江熾青這麼計畫,正當他背起書包打算離開教室爽颯回家時,耳邊傳來同學呼喊聲。

「江熾青,外找。」

「喔!」

真衰,跑不掉了!


江熾青皺起眉,深吐一口氣,看來還是得去面對河若凜與陳嶼震教授,去面對現……不,面對不科學事件才對。

嘛……問清楚關於『陰獸』與什麼『時空縫隙』的事情滿足一下好奇心也罷!

畢竟像他這樣碰上這種事的人應該不多。

惡運也是種運氣啊!

改變心意,朝著門外走去的江熾青聽到一陣由後方追上的腳步聲,下一秒,同學從背後拍他一下,勾上他的肩,揶揄說:「喂!刺青,你什麼時候勾搭上隔壁A班的女神啦!」

「什麼A班的女神啊?」

「不就是那個河若凜嗎?虧你是學生會長!A班的河若凜是國術社第一把交椅啊!她去比賽拿了很多獎項回來,你不知道嗎?」

「你這麼說好像是……」

經同學這一提,江熾青才想起原本一直被學長姊鄙視的國術社,在去年下半年有某個新社員加入後,成績突然亮眼起來。

對唷!

那個總是幫國術社拿到冠軍的社員不就是河若凜嗎?

「本人漂亮又有禮貌啊!雖然感覺有點冷淡……啊!你從實招來,你是怎麼和她搭上線的?該不會是利用學生會長的特權吧?」

漂亮就算了,有禮貌這個我有沒有聽錯啊!

聽著同學的話,江熾青忍不住在內心揶揄。

反過來想或許是他好運,剛認識就見識到這個叫河若凜的『女神』不為人知的一面,知道別人所不知的一面……吧!

哈!

話說回來,究竟那個講話直來直往不加修飾,不懂察顏觀色甚至是河若凜的真實個性,還是刻意針對他的偽裝,他也不是那麼肯定。

畢竟認識不深嘛!

還是先沉住氣,慢慢觀察吧!

「刺青?」

見江熾青陷入思考半天沒回應,同學拍拍他的肩,呼喚。

江熾青頓時回過神。

「這個有機會再說,我先離開了!」

瞄了門外河若凜一眼,再看一下牆上時鐘的時間,江熾青和同學揮揮手,快步跑向門外。

「對不起,讓妳久等了!」

「我們走吧。」

「嗯。」

跟在河若凜身後,穿過大樓間的長廊,繞過操場,來到文山堡大學校園中最不受歡迎的實驗室。

大約十幾分鐘的路程,江熾青問起河若凜關於陳教授的問題。

原本抱著『會被拒答』的心情提問,沒想到河若凜沒有露出任何不悅,以平淡口吻回答他的問題。

從河若凜口中得知她是陳教授收養的養女,原本就讀別間高中,後來因為某個原因,一年前轉學過來。她並不希望被人知道是陳教授養女,一直保持獨來獨往的行動方式。

加上她需要『狩獵』,便盡可能和四周人們保持最低程度的接觸。

「唔……原來是這樣嗎?」

「什麼怎樣?」

「沒事。」

該不會河若凜把他當自己人,說話才那麼直接嗎?

望著河若凜身影,江熾青的腦海浮現這個想法。

不過他也沒有勇氣去問河若凜這個猜測的正確性,對他而言,河若凜無疑是『剛認識的同學』,完全不熟。

「……話說妳明明是教授的養女,卻稱呼他『教授』而不是『爸爸』,有什麼原因嗎?」

江熾青對河若凜說完自己的家族構成與和家人相處方面的話題後,突然開口問道。

這句話讓河若凜露出吃驚的表情。

察覺似乎問了越界的話題,江熾青連忙說:「啊!我只是有些好奇,妳不想說也沒關係。」

「你觀察很敏銳呢!」

河若凜嘴角泛起一抹帶著複雜色彩的笑容。

「啊……可是,好像太過頭了……」

「熾青,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就告訴你一部份吧。」停下腳步,轉過身,凝視江熾青,河若凜緩緩說:「教授說,他在某個雨天路上看到我倒在路旁,便把我帶回家,供我吃住。我喪失了部份記憶,只記得自己的名字。雖然說是養女,但教授並沒有辦理收養手續,只是名義上這麼說著。而且……」

「而且?」

「我是『被製造出來』的人。」

「咦?人造人嗎?」

「並不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才好。熾青,我們改個話題吧!」

「嗯……」江熾青點點頭。「可是我有點擔心,陳教授對妳好嗎?你們看起來……並不太像是父女呢!」

「畢竟教授只是收留我的人啊。」聞言,嘴角泛起淺笑,河若凜說:「不過,他給了我全新的生活,如果沒有他,我現在不會站在這裡。所以只要是教授的願望,不管是多麼困難的事情我都會幫他完成。」

「喔……」

出乎意料河若凜竟然會有這種犧牲奉獻的個性。

她剛才說話的態度和之前也有很大的不同。是因為提到陳教授的關係嗎?

不過『被製造出來的人』是什麼意思啊?

剛才那瞬間看起來有點孤單寂寞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反芻剛才對話,江熾青陷入思考。

話說回來,他和河若凜根本不熟,也不該憑這次對談就判定對方是什麼樣的人,還是過陣子再下定論。

打定主意,江熾青結束這個話題沒再開口追問。

河若凜也沒再開口。

兩個人保持沉默與有些尷尬的氣氛來到陳嶼震教授的休息室。



河若凜敲了門,喊了聲『報告』後,打開門走進去,就和一般學生去教師休息室時會出現的舉動一樣。

踏進休息室內,河若凜朝著教授的方向走去。

站在原地的江熾青打量這間教授休息室,這才注意到這間休息室只有一張辦公桌。

不大也不小的空間內除了唯一那張辦公桌外,門的左手邊還放了張茶几與幾張小椅子,茶几上有著茶壺與茶杯組。

看起來,陳教授應該是個喜歡喝茶以及習慣低調的人吧?

記得去年這間辦公室還有其它教授,不知道什麼原因經過一年後這裡就只剩下陳嶼震一個教授使用這間辦公室。

越想就越在意了。

是說……與其在意這個,等一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啊?先來推算一下,『世界正處於滅亡邊緣,勇者,我們需要你的力量』,陳教授或河若凜會不會對他這麼說呢?

真的這樣就扯爆啦!

想像可能發生的情景,江熾青又忍不住對自身想像吐槽一番。

「教授,我把人帶來了。」

河若凜聲音將江熾青的思緒拉回。

將視線轉向河若凜,陳嶼震就站在他眼前,對他微笑。

「老師好。」反射動作,江熾青欠欠身打了招呼。

「那麼就不廢話,坐下來聊吧!」



陳嶼震、江熾青與河若凜三個人坐在茶几旁的椅子上,陳嶼震拿了兩瓶飲料放到江熾青與河若凜面前,給自己倒了杯茶後,拿起先前準備好的資料遞到江熾青面前。

「教授,這個是?」看著手中那份記載台灣各地區每日溫度變化,以及一堆密密麻麻圖表與數字的資料,江熾青好奇地問著。

「台灣這個地方這十年來的氣溫變化圖,其實還有世界各地的,但和你接下來要瞭解的事情無關,就只先給你看這部份的資料。」停頓了一下,陳嶼震伸手指著資料上的折線圖,繼續說道:「如你所見,這兩、三年的氣溫變化變得非常急遽,夏天可以前一天豔陽高照,溫度高至三十七、八度,過個兩天下降到十七、八度。冬天則反過來,有時是十度左右的低溫,有時則有近三十度的高溫。」

「這不是溫室效應的影響嗎?」

「溫室效應的確會有所影響,然而這樣混亂的氣溫變化並不是全世界都有,而是出現在這一、兩年的台灣,說來可能並不科學,但我意外發現『陰獸』與『陽獸』的存在。」

「教授你的意思是說……因為陰獸與陽獸的存在,對台灣造成了這麼高落差的氣溫變化嗎?」皺起眉,江熾青露出納悶的神情。「這未免太不科學了吧!」

「但這是存在的事實,江同學,你親眼看到了不是嗎?」露出苦笑,陳嶼震繼續說道:「為什麼陰獸與陽獸會只出現在台灣這一點我目前還無法瞭解,但這兩種異界生物的存在確實造成台灣氣候的混亂,後果想必江同學多少知道吧?農作物的損失,大量動植物無法適應而死亡,甚至體質比較弱,難以適應溫差的人類也有少許死亡的案例。目前這種異界生物只出現在台灣,我猜想應該是台灣有某種『通道』的關係,還沒找到直接證據就是了。」

「沒有證據,只是推測嗎?」

「嗯……我也想找到證據,但遲遲找不到。時間不等人,如果放著不管,我預計再過兩三年,台灣就會變成一座沙漠之島,居民有八成因無法適應環境而離開或死亡。萬一這些異界獸能透過其它方式前往其它國家,受影響的就不只台灣,而是全世界了。」

「有這麼嚴重嗎?」聞言,江熾青提出相反的想法。「這一些也可能只是教授的推測,而不見得真的會這樣吧?」

「江同學,你是見過『陰獸』的人,應該能感覺到這種異界生物對四周氣溫的影響吧?」

「……嗯。」

「那還是在『時空縫隙』中降低牠們的殺傷力。『時空縫隙』是擁有狩獵這些異界獸被選上的少年少女能製造出的特殊空間,如果不是在這空間裡,陰獸與陽獸對這世界的傷害大約是兩倍到十倍。」

「唔……」皺起眉,江熾青露出苦惱的表情。

二到十倍很驚人啊!

深吐一口氣,江熾青回想今天中午掉入異世界看到河若凜的戰鬥,在那個地方所感受到的溫差,假使那樣的感覺是下降五度的話,十倍就是五十度了,這樣的殺傷力可能超過想像。

下降五十度,台灣就要變成一片冰島啦!

沉默幾秒,緩和一下氣氛,陳嶼震說道:「那麼我繼續說下去。面對陰獸與陽獸這樣對台灣氣溫造成影響的未知生物,我在某個偶然的機會下發現河若凜同學有『看到』與擁有『消滅』牠們的能力。」

「看到……對唷!我記得河……小凜說過一般人『看不到』這些異界獸的存在?」想起河若凜提醒,江熾青在稱呼上做了修改。

點點頭,陳嶼震補充說明:「坦白說,我是屬於看不到的人。一開始發現陰獸與陽獸的人不是我,是小凜。有一天回家的晚上,她和我說她看到通道被打開,有白色與黑色的野獸在台灣的土地上亂竄,當時我還以為她在說夢話,卻沒想到她預言了陰獸與陽獸的存在。」說到這裡,陳嶼震的嘴角泛起苦笑。「那一次是我的住所附近出現陰獸,小凜和我說有陰獸出現,我看不到,但我能感覺到氣溫瞬間下降。小凜瞪了某個方向一陣子後,氣溫漸漸上升,她和我說那頭黑色的野獸走了,我才相信小凜說的話是真的。」

「那……教授是怎麼整理出來我手頭上這些資料呢?」晃了一下手中的資料,江熾青好奇地問著。「這些事情如果我不是親眼看到,我也很難相信,更何況像『陰獸』、『陽獸』這類的名詞,一般人根本不會知道吧?這些名詞的由來呢?總不會是教授自己命名的吧?」

「因為好奇與想要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我去查了許多文獻資料。最後找到一本記載著關於台灣這塊島嶼與陰獸和陽獸間的故事。那本書我有帶來,江同學你可以帶回去看。」

說著,陳嶼震站起身走回辦公桌前,從抽屜內抽出一本書後走回原來的位置,將書遞到江熾青的面前。

江熾青看了那本書一眼,封面是普通的圖畫照片,書名則是『陰陽傳說』,看起來像是神話故事的一本書。

「你帶回去看看吧!」

「……是。」

「雖然我很想和你多聊一些關於傳說的事情,不過我晚上還有其它工作,所以我把另一個重點先和你說。」說著,陳嶼震將視線轉到河若凜身上,說道:「小凜,給江同學看一下妳的『符』吧!」

點點頭,坐在一旁始終保持沉默的河若凜拉起左手的袖子捲到肩頭,她那纖細而膚色略顯蒼白的手臂上,有著像符咒文字般的紅色印記。

「這是?」

「這個印記我稱它為『符』。經過我的觀察與調查,擁有這個印記的人也有『看到』與『獵殺』陰陽這兩種異界獸的能力。」

「……這是奇幻故事才會出現的東西吧!」

「事實就是如此,江同學有『看到』的能力,我想你的身體某處可能也有印記,以及擁有『獵殺』的能力吧。」說著,陳嶼震突然握住江熾青的手,以認真的口吻說道:「如果你擁有和小凜一樣的能力,請務成為我們的一份子,為人類的存亡獻上一份心力吧!」

「等一下,我覺得我只是平凡的高中生……」

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激動啊?

陳嶼震轉變的口吻與出乎意料的動作讓江熾青嚇了一大跳。

「如果放任陰獸與陽獸不管,地球總有一天會因為牠們的存在而毀滅,我有和小凜或是江同學一樣的能力就好了……我真的很擔心,也很煩惱,但這個煩惱沒辦法和其它人說,只能和你們這些『看得見』的人說了!拜託你們……」

「這個……」江熾青露出苦笑。

哇!這是什麼情況啊!

突然之間受到教授說『拜託』,江熾青不禁皺起眉頭,露出不知該怎麼辦的表情。

雖然剛才的說明聽起來蠻嚴重的,好像不管的話世界就會滅亡一樣,但在他還沒心理準備時就聽到這麼一串不科學卻又不幸親眼目睹的訊息,一時間還真難以消化。

總之先拒絕吧!

如果先答應卻做不到變成言而無信,他並不想成為那樣的人。

「如果可以的話,我並不想……」

「對不起。」江熾青話還沒說完,一旁的河若凜脫口而出這句話後,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有陽獸出現了。」

「竟然一天之內出現陰獸又出現陽獸,還真是奇特呢!或許是被江同學的力量吸引而來吧。」

「……」

雖然腦中有很多想反駁的話,但因為覺得麻煩,江熾青又都把話吞了回去。

我只想當個平凡高中生啊!

「教授,我看今天就到這樣吧!教授先回家去,我去處理那隻陽獸。」沒理會江熾青的反應,河若凜開口說道:「至於熾青就交給我吧!我會負責讓他瞭解戰鬥的方式與保護他的安全。」

「那就麻煩妳了。」

「走吧,熾青。」

「等一下、我還沒答應啊啊啊!」

話還沒說完,河若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住他的手,這舉動讓江熾青嚇了一跳。

沒給江熾青反應的機會,河若凜口中唸了一段不知道什麼內容的句子後,江熾青感覺到整個人一瞬間被一股力量往下拉。

和中午落入湖中類似的感覺。

看來是被河若凜和陳教授強帶上車啦!現在是要進入那個叫什麼時空縫隙的空間內吧?

腦海閃過和河若凜第一次碰面的場景,回想著剛才陳教授說過的話,再思考現下的情況,江熾青深嘆一口氣,他似乎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抑或說,第二次他還是被迫去看他不想知道的事情。



江熾青很快地放棄爭扎,跟著河若凜進入『時空縫隙』,一同面對河若凜所說的『陽獸』。




望著江熾青與河若凜離開後空無一人的角落,陳嶼震的嘴角泛起一抹帶著複雜色彩的笑容。

「『未來』全靠你們了啊!成為『陰陽狩獵師』的少年少女們!」


題目 : 原創物發表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