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殤凜]竊心第三章

※殤不患x凜雪鴉,原劇向



走出客棧彎了幾個道路,來到一條人煙稀少的小徑上,如殤不患所料,背後殺氣近身,數顆暗器朝他們飛來。

拔出腰間配劍,殤不患轉眼間將暗器一一打落。

「掠風竊塵,納命來!」

耳邊傳來女子尖聲撕吼,隨即那名客棧內坐在角落的美豔女子一躍向前,朝著凜雪鴉射出飛鏢,凜雪鴉見狀,快步退後翻身一躍,閃過暗器。

「要我的命,先問過殤不患。」

「喂!你!」

無視殤不患反應,凜雪鴉快速退到殤不患身後,女子聞言,怒上心頭,便朝著殤不患連發數只暗器。

真衰!

殤不患雖滿心不悅卻還是拔出拙劍替凜雪鴉擋下所有攻擊。

「我和妳無冤無仇,請姑娘收手。」

「那就閃開,我只要掠風竊塵的命。」

說著,女子從腰帶拔出軟劍,朝著殤不患打去,殤不患舉起拙劍擋住。「那妳應該去針對他啊!我並沒有要擋妳的意思。」

「喂喂,怎麼可以說這麼無情的話,我們明明是生死至交……」站在遠方,凜雪鴉以感嘆的口吻說道:「說好的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話呢?」

「你別隨便亂說!」

「你和他果然是同路人,通通死來!」

聞言,紅衣女子攻擊更烈,軟劍迅速揮動,殤不患一時間忙著抵擋而無從理會在他們身後抽著水煙的凜雪鴉。

這個混帳!

殤不患不斷在內心咒罵。

片刻後,四周一陣白煙起,紅衣女子頓時一陣暈眩,殤不患抓準時機,與凜雪鴉一同逃離現場。

狂奔數里,見對方沒有趕上,殤不患停下腳步,凜雪鴉隨後也停止步伐。

「剛才真是危險呢!」調順氣息,凜雪鴉道:「還好有殤大俠在,不然在下就危險了!」

「危險?說笑的吧?」轉過身,望向凜雪鴉,殤不患皺眉問道:「喂,你和那個美豔女子倒底有什麼過節?」

雖然不意外和凜雪鴉走在一起會受到追殺的事情,但沒想到短短兩天內就被盯上。

掠風竊塵在東離的惡行究竟還有多少?

覺得好像不要問比較好……殤不患的直覺這麼告訴他。

「幾年前那個人是這一帶遠近馳名的採花賊,許多少女都遭其毒手。」面對殤不患的問話,凜雪鴉沒有隱瞞的意思。「名叫惜花郎吧!」

「所以你看上他了?」話甫落,殤不患立刻發現不對勁的地方。「等一下等一下,你說她是採花賊?但那身態與聲音皆是女子無誤啊!」

「我偷盜的便是他身為男人的自尊啊!」笑了笑,凜雪鴉說道:「為讓他上勾,我買下一間青樓,白髮染黑,塗上胭脂,在一個月內成為遠近馳名賣藝不賣身的藝技,如我所料他為一親芳澤就來到我所買下的青樓見我。」

「你……扮作女裝?」皺起眉,望著凜雪鴉,殤不患一臉納悶。

他對人的外貌不感興趣,長相不過皮囊,但對美醜還是有點審美觀,也知道凜雪鴉容姿端正可說是翩翩美男子,但竟然會為了目的扮成藝技,果然是怪人。

凜雪鴉先前說說曾在風月場所住過一陣子,還很受歡迎,應該是指扮成藝技引人上勾這件事吧?

還很受歡迎?

再瞄了凜雪鴉兩眼,殤不患扶著額頭,不願多想。

迎著殤不患視線,凜雪鴉偏過頭,道:「看殤大俠十分困惑,若想像不到,在下不介意將當時的打扮重現在你面前……」

「不用!我沒有那種興趣。」揮揮手,殤不患果斷拒絕。

「殤大俠竟然拒絕了當年煙月閣最有名的天霜姬,真是正直得讓在下難以直視啊!」拍拍手,凜雪鴉開口調侃。

「少囉唆!」聳聳肩,殤不患以正經口吻回應:「先不管你是男人這件事,外表與個性也不是我喜愛的類型,調戲我也沒有用。」

「看來在下被拒絕得真徹底呢!」垂下視線,凜雪鴉露出失望神情。

「你也只是想開玩笑而已吧?扯遠了,聽你這樣說,那人看上你之後,愛上你,你就趁機拋棄他讓他自尊受損吧?該不會順便讓他不能再染指女子?」

「殤大俠真是越來越瞭解我。」望向殤不患,凜雪鴉嘴角勾起淺笑。「那屈膝哭泣絕望的表情看起來讓人心情愉快呢!」

「你啊……現在被人追殺也是理所當然吧!」

殤不患想起先前刑亥對凜雪鴉,那時還叫鬼鳥的評價,翻遍整個魔界也找不到第二個像他這樣的惡人。

想像一下凜雪鴉可能用的手段,殤不患只能皺眉搖頭。

他完全能體會刑亥的心情。

凜雪鴉口中所言『盜取惜花郎身為男人的自尊』應該是『那個』意思吧?

那名女子……該說是女子嗎?會對凜雪鴉恨之入骨不難想見。

「我也不願這樣,我真希望他們別將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放下仇恨,走出失敗的傷痛,改過自新,成為正直善良之人啊!」抽一口水煙,凜雪鴉以平淡口吻說道。

聞言,殤不患立刻回應:「這句話再怎麼樣也不應該由你這個加害者來說吧!」

「嗯……」殤不患這一說,凜雪鴉臉上閃過些許心虛,馬上轉移話題道:「前方不遠處就是煙月閣,我們先進煙月閣再說吧!」

說著,凜雪鴉轉身要往前走,一旁殤不患卻雙手抱在胸前動也不動。

轉回視線,凜雪鴉問道:「殤大俠還有疑問?」

「我覺得與你走一起很衰!」

「有這回事嗎?」

「還是在這裡分道揚鑣吧!」敬了個禮,殤不患說出決定。「前面就是你自己的地盤,我也不會受你連累。」

「連累你我也心有愧疚,但先前你與我已約好來煙月閣品嚐美酒佳餚,至少讓我盡地主之誼,請你一頓吧?」

「……」

凜雪鴉邀約讓殤不患陷入沉默中。

回想過往,每次都是他對凜雪鴉的提議心軟而造成後面一連串事情發生,闇黑迷宮前如果他不讓凜雪鴉和丹翡跟上,就不會被關到地牢;七罪塔上,若不是聽信凜雪鴉計策扮成和蔑天骸交易的凜雪鴉,也就不會被玄鬼宗追殺;最後連收個踐別禮都被尾隨。

若答應凜雪鴉吃這一頓,不知道又有什麼事發生。

拒絕才是上策。

但……

視線與凜雪鴉那暗紅雙瞳相匯時,便知或者凜雪鴉只想利用他,或者這一路上會受凜雪鴉牽連捲入麻煩中,不知為何,他拒絕不了。

或許,只有他能瞭解凜雪鴉那越過高峰,眼前只有一片無盡大海,陰晴時雨四季變化的景色,無人共賞的心情吧!

「沉默是答應的意思嗎?」半晌,凜雪鴉追問。

「讓你利用那麼多次,吃你一頓也不過份吧!」聳聳肩,殤不患回應。

「哈!」聞言,笑了笑,凜雪鴉道:「殤大俠還真是便宜啊!」

「少囉唆!」

順著凜雪鴉的邀約,殤不患跟著凜雪鴉進入了煙月閣。



===

寫這篇時想到好微笑BOSS對殤不患的感想~
"啊啊~~殤大俠又答應人家的事啦~~"的心情~(何?!!

題目 : 東離劍遊紀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