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陰陽傳說第二章 之一

第二章 陰陽狩獵師 之一



竟然有『人』跟著進入『時空縫隙』中。

發現目標物打算執行獵殺行動的河若凜,造出時空縫隙將自己與目標物一同帶進時,驚覺有『其它人』跟著進入時空縫隙。

那個人的名字是江熾青,S班的優等生,也是學生會長。

記住這個人的資料,河若凜打算放任他被陰獸毀滅消失,死在時空縫隙中的人連屍體也不會存在,她最多做的就是寫信通知對方的家長小孩子失蹤,應該一輩子也回不來了,原本她預計完成任務出去之後就要去通知優等生家長『你的小孩從世界上消失』這個惡耗。

然而,事情出乎她的意料,江熾青不但躲過陰獸的攻擊,還看得出那頭陰獸的原貌是『虎』。

會是『同伴』嗎?

抱著這樣的疑問,河若凜將他帶到位於文山堡大學校園角落的某個實驗室,讓『教授』觀察一下這個人。






睜開雙眼,江熾青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看起來有點熟悉,卻有感覺有點陌生的地方。

天花板的樣子有點眼熟,而且,四周的氣味讓他有點在意。

是大學部的實驗室。

腦海閃過答案的瞬間,江熾青猛然坐起身子,如他所料,這裡是文山堡大學大學部的實驗室,他躺在長型沙發上。

這間實驗室位於角落,設備老舊,不論學生或老師都不喜歡這地方。

一年級中藥學實驗課使用過這個實驗室,那一次班上的同學都在抱怨『為什麼不在新大樓做實驗?』、『這地方感覺很可怕耶!』,但中藥學老師卻堅持一定要在這間實驗室做實驗。

『明明只是唯一一次的實驗課,老師搞什麼啦!』

得知老師回答的同學們依舊不滿抱怨。

聽學長姐提過,T大在一年前新大樓落成後,所有實驗課都改在新大樓進行,這間實驗室幾乎成了廢墟。

久而久之,衍生出一些奇妙的鬼怪傳說,造成沒人想要靠近這裡。

難怪同學不願來到這裡。

他記得……中藥學的老師是大學部的教授,叫什麼……陳嶼震?他的休息室好像就在這裡……

「江同學,你醒過來啦!」

「老、老師好!」

朝聲源方向一看,出現眼前的人正是剛才腦海中掠過的陳嶼震教授,江熾青連忙從沙發上跳下,彎腰鞠躬打了聲招呼。

這是什麼心電感應,還真的是陳嶼震教授啊!

視線落在迎面而來、穿著長白外套、曾經帶過S班一堂實驗課的陳嶼震身上,江熾青感到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身體有覺得不舒服的地方嗎?」

「沒、沒有。」

動了一下身體,江熾青這才發現雙手前臂有輕微疼痛感而微微皺起眉頭。

「聽小凜說你用手擋下陰獸的攻擊,應該多少有點傷害吧?」留意江熾青反應,陳嶼震問道。「她有先幫你上藥與包紮,還會痛嗎?」

「……小凜?」

是指河若凜嗎?

重覆著這個暱稱,江熾青陷入思考。

會用這麼特別的稱呼方式,河若凜和眼前這個陳嶼震教授是什麼關係?教授也知道那個異世界與那個什麼陰獸的事情嗎?

倒底該不該問教授這麼不科學的事?

「啊!我應該介紹你們互相好好認識一下,順便和你說明一下情況。不過我想你們應該早就看過彼此,也自我介紹過了吧?」

似乎讀出江熾青眼中疑惑,陳嶼震笑了笑,手一揮,河若凜從一旁休息室走出來。

「河若凜?!妳這個人做什麼?是妳把我打昏帶過來的嗎?」

見到河若凜,江熾青便覺得有股怒氣升上。

虧他還很好心擔心學校同學是不是想不開要尋短,沒被感謝就算了,一起掉到異世界還對他冷言冷語。

典型好心沒好報。

江熾青越想越氣。

「我對你有點興趣,我想教授應該也有興趣,所以就帶過來了。」迎著江熾青視線,河若凜以平靜聲音回應:「不過我並沒有將你打昏,是你自己承受不了從結界回到人間的壓力而昏迷。」

「這就奇了!掉下去時明明沒事,為什麼回來有事?」

河若凜這一說,瞬間轉移江熾青焦點。

「這點我也想知道……我想應該是因為掉入結界時,你的精神力還夠,但在結界內會耗損精神力,而你的精神力不足以維持從結界回來,就昏過去了。」

「這解說未免太抽象了點……」

「總之,從結界內回來的路上你只是昏迷沒有死亡也算你運氣好。」

「喂!妳是很希望我死掉就是了?」

「不是,我……」

河若凜露出想說什麼,最後卻把話吞下去的神情。

這樣的反應讓江熾青有點驚奇。

接著,河若凜像是在思考些什麼似的陷入沉默,不發一語,看了江熾青幾眼,想說什麼,一會兒,又垂下視線。

該不會那句話刺中她了吧?

河若凜退縮的反應讓江熾青感到納悶,也推測起眼前這位優等生的想法與個性。雖說這人態度總令他生氣,換個角度想,或許因為河若凜不懂得如何與人正常交談,才老是惹人不高興的話。

直率的反面就是不懂得讀空氣……吧?

「……你們在說什麼東西?我都聽不懂啊!」正當江熾青思考河若凜出現那個反應的可能性時,一旁的陳嶼震開口打斷兩人的對話。「小凜難得會介紹人給我認識,我以為是朋友,這樣看起來你們的感情似乎不太好呢!」

「碰上那種事就算了,河同學說的話又那麼傷人,很難建立起什麼好交情吧!」江熾青攤攤手,語氣平淡。

「的確呢!突然被捲進時空縫隙,還碰上陰獸,這樣還能活著出來,相信你應該有很多疑惑,我們也一樣。」收起笑容,陳嶼震以認真的聲音說道:「這樣吧!放學後小凜妳再把這位江同學帶來,我請你們吃晚餐,慢慢聊。」

「等一下、你們……」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啊!

把人帶過來講幾話就要打發走唷?有話不說是怎樣,裝神秘嗎?這種感覺未免也太差。

雖然腦中浮現這些想法,江熾青還是把話吞了回去。

要有點耐心,嗯,這種不科學的事需要很多時間解釋,不能太急,要放輕鬆,對,放輕鬆!

深吐一口氣,江熾青努力平穩了自己的情緒。

「熾青,再耗下去要遲到囉!」

丟下這句話,河若凜轉身就走。

等、等一下,熾青?……我們有很熟嗎?

可惜,河若凜一句話又在江熾青平靜無波的心中丟下一顆小石頭,激起陣陣漣漪。

「妳……」

「沒時間了。」

經河若凜這麼一說,江熾青瞄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離下一堂課開始只剩五分鐘,身為優等生以不蹺課為榮的他,決定放下腦中疑問,跟河若凜一起離開實驗室。

回教學大樓的路上,江熾青想開口說些什麼,腦海一陣空白,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畢竟他們一點也不熟,今天才第一次碰面。

問太多好像有點侵犯隱私。

走著走著,江熾青想起了他曾經聽過關於眼前河同學的傳聞。

A班的班花,河若凜有張讓人忍不住多看個幾眼的漂亮臉蛋,如果說話不要那麼過份與白目,對人溫柔點的話,男性應該很容易對她產生好感……印象中班上同學有不少想追她,也有人鼓起勇氣向她告白,不過都被拒絕了。

這麼說來,記憶中關於這個人的評價都相當正面,被她拒絕的人也不曾說河若凜壞話……先前,他對河若凜其實沒有惡感。

結果,直接面對面接觸後就……

「和傳聞感覺差真多啊!」嘆一口氣,江熾青低聲抱怨。

「你在說我嗎?」

河若凜的接話讓江熾青嚇了一跳。

「妳怎麼突然停下來啊!」

一半心虛,也有一半是真的被嚇一跳,加上江熾青對河若凜還有部份不滿存在,脫口而出的話顯得有些急躁。

「再往前走就要撞到柱子,所以我停下來了。」指了指前方,河若凜以平淡的口語說道。

「喔……」感到有點尷尬的江熾青突然不知該接什麼話才好。

「熾青,雖然現在說有點奇怪,不過你能活著,我很高興。」

「什、什麼啊?」

這個人說話怎麼都這麼奇怪?一下子說什麼能活著是奇蹟,沒死是好運,弄得好像巴不得要他死一樣,現在卻對他說什麼覺得他活著這件事令她感到高興。

「妳一開始不是巴不得我死在裡面嗎?開口閉口都是我活著真是奇蹟之類的話!怎麼聽都讓人覺得不愉快呢!」

「因為掉到時空縫隙的人幾乎無法活著回來,而你不但活著,還擁有看得『清楚』陰獸的能力,也許你能成為『我』的同伴。」

「河若凜同學……妳……」

至少先道歉一下吧?

說了一堆,結果最重要的事都沒講是怎樣?

不……他們才剛認識,別對第一次見面又不熟的人生氣。

江熾青再次提醒自己。

「以後叫我小凜就可以。」打斷江熾青的話,河若凜說道:「我不是很喜歡自己的姓。」

「妳……唉!算了!」

真是莫名奇妙的人啊!

雖然當下江熾青很想回河若凜一句『為什麼妳要我叫妳小凜我就要叫妳小凜啊?我們有很熟嗎?』,但想想她都說明因為不喜歡自己的姓,的確也是啦,河這姓不但少見,也容易成為話題中心吧!

「我想熾青你現在應該滿腦子疑問吧?放學後我去找你,一起去找陳教授。有任何疑問他都會告訴你。」

「唉!現在是遊戲剛開始,要先去村落搜集情報就是了?」嘆口氣,江熾青揶揄著。「我還真是倒楣耶!」

「應該說是命運吧!熾青你……應該學著去面對。」

「……」

河若凜的回應讓江熾青感到怒氣上升與無奈。

再說下去會瘋掉,還是先回教室冷靜一下。

「那麼,先在這裡分開了,放學見。」不打算把時間浪費在這裡的江熾青丟下這句話便離開。

和河若凜分開後,江熾青回到自己所屬的二年S班,以平靜的態度坐回座位上,繼續下午的課程。


題目 : 原創物發表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