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波][天路]SOMEWHERE02

2‧勞動服務

雖然不太情願,路平還是照著布萊克的話來到了葛來分多宿舍後方的某棵大樹下──也就是他們所說的『老地方』。一路上詹姆、莉莉和佩迪魯不知在他的後方說些什麼,這讓路平更加確定被隱瞞某事的感覺是真的。不過現在路平並沒有多餘的心思去追問這件事情,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布萊克找出並且把他的不滿發洩出來。

「嗨~~大家,好久不見了吶!詹姆和莉莉的暑假過得不錯吧?彼得呢?有沒有去哪裡玩啊?雷木思應該幾乎都待在家裡吧?」

如他們所料,布萊克早就站在樹旁對著三人揮手並大聲打招呼著,完全無視於路平寫在臉上的鮮明怒氣。

「天狼星,你知道你這一次是做了什麼好事嗎?」雖然路平相當地生氣,可是卻忍著以一種鎮定的聲音開口說著。

「因為下了『那個決心』的關係嘛~~所以不小心睡過頭了。」

布萊克對於自己的所做所為,絲毫不存有任何悔意。

「話說回來,天狼星,你這身衣服還真是時髦呢!是在哪個地方買的?」

詹姆笑著拍了拍布萊克的肩膀,試著緩和氣氛。

事實上,天狼星是穿著麻瓜世界正流行的大衣,騎著麻瓜的摩托車(當然是改造過後變成可以在天上飛)跟著特快車的速度一起來學校的。可想而知,這兩件事都是明顯的違規行為,不過比起前者,後者的殺傷力大多了。

「這是我在倫敦買的,是前陣子流行的大衣唷!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下次幫你挑一件。還是你比較喜歡麻瓜世界的情侶裝?剛好可以和莉莉一起穿呢!」

很快的,布萊克也跟著詹姆把話題轉移了。

路平沒好氣地望了被拖下水的莉莉一眼,後者回給他一個無力的微笑。路平開始有些不耐煩地揮揮手:

「天狼星,老實說我真的很生氣,你知不知道開著那個東西跟在特快車旁邊有多危險?」

「我有考慮過可行性才這麼做的,雷木思,請相信我。」

面對路平語重心長的口氣,布萊克也回以相當認真的表情:「我總是會安全地把每件事辦好不是嗎?」

布萊克的這句話讓在場的路平、莉莉以及佩迪魯三人有種不知道該承認還是否認比較好的感覺。


當然,布萊克本身相當清楚路平之所以生氣的原因。在去年的假期中,布萊克邀了路平一起到麻瓜世界的某處去玩。而他們所搭乘的交通工具就是所謂的『摩托車』(而後來路平才知道當時的布萊克是『無照駕駛』,在麻瓜世界是違法的行為)。當時的情況路平已經不記得了,唯一存留在腦海的印象是布萊克為了閃躲一個後方急駛的大型貨車,而使得兩個人摔出車外,摩托車當場全毀。

也不知道那時候布萊克是怎麼護住他的,路平和布萊克本身都沒有受傷。不過那次的經驗讓路平對於『摩托車』這項交通工具開始有著違和感。


「好了,雷木思。我想你應該知道如果天狼星會因為你這句話就不騎他的飛天摩托車就不是天狼星了,對吧?」

詹姆忍住滿腹的笑意,說出這句雖然很荒謬但卻無法反駁的事實。

「詹姆,難道你都不會擔心嗎?」

看著詹姆與布萊克那種蠻不在乎的舉動,路平的聲量不自覺地提高起來:

「過去是沒有發生事情,但不見得未來不會。去年天狼星和我一起出去的時候差點就被貨車撞到了,這件事你們是知道的!」

「夠了,雷木思」

發覺再這樣下去,路平可能就要發飆了。布萊克舉起雙手表現出投降的姿勢:「對不起,我知道錯了,雷木思先生。我會好好反省的。」

「你要再不反省,早晚會被告發的。」路平嘆氣似地說著。

「……我看不用告發了,麥教授來了。」

一直畏縮在詹姆身後的彼得,以宛如蚊子般細小卻讓在場每個人都聽得到的聲音說著。

想當然爾,他的這句話原本態度可稱為囂張的布萊克,笑容頓時僵硬起來。
「咳咳。」

看見這群學生似乎發現自己,麥教授清了清嗓音,以一貫嚴厲的語氣開口說著:「布萊克同學,我聽說你今天早上的偉大事蹟了。」

「……」

面對這位目光銳利的副校長,布萊克只能低著頭,等著處份。

「你身上穿的衣服就算了,不過騎著麻瓜世界的工具來學校可是重大違規。我扣你一百分,外加請你要勞動服務一次。還有路平,雖然你是為了勸阻布萊克才開窗,不過這一樣還是一個危險且違規的行為。我先加你十分,再扣你十五分。」

「是的,教授。」

布萊克與路平兩個人同時低聲說著。

「那麼,你們先回去把房間整理整理吧!布萊克,等你把房間整理完之後來辦公室找我。」

「是。」

布萊克低聲回應著。


「負一百分,這可真是個精彩的分數啊!」回到房間後,詹姆首先開口說著。

「是負一百零五分,詹姆同學。」布萊克糾正說著。

「比起雷木思那加了又扣了的五分,天狼星,如果葛來分多在最後一年得到最後一名的話,肯定是你的錯。」詹姆不客氣地反擊著。

「詹姆,你這樣說就不對了。天知道你在未來的幾個月中會不會被扣分。」布萊克雙手一攤,似乎有些不太高興地說著。

「總比某人一開學就讓葛來分多拿到有史以來最低的分數來得好多了。」

一旁的路平不以為然地說著。

「再說,詹姆要被扣分的話,你也一定有份的,天狼星同學。」

「你的話真是讓我無法反駁啊。」

面對路平的指責,布萊克也只能苦笑著。

「別忘了你還有勞動服務。」

出乎意料地,向來沉默的彼得冷不防地加了一句。

「好的,我會努力把分數加回來的,所以呢……」

本來布萊克還想反擊的,可是,在看過時間之後,他發現也差不多該去麥教授那邊報到。

布萊克可不想因為沒去勞動服務再被記點一次。

「這次就給你們嘲笑吧!但我可要聲明,我是為了早點看到雷木思同學而違規的唷!」

「天狼星,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表面上的意思啊!你可不要忘了為了你在勞動服務的獸足唷,親愛的月影。」

以流暢而快速的動作隨手披上學校的黑袍之後,布萊克丟下這串耐人尋味的話語離開了房間。


在門禁的前三十分鐘,路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打開門,在房間裡面的只有彼得‧佩迪魯。

用膝蓋想也知道,布萊克一定被罰勞動服務,而詹姆一定是和莉莉不知哪兒約會去了。不過,在門禁時間前看不到他們兩個的人影也不是什麼值的驚訝的事情,路平搖搖頭後開口對佩迪魯打招呼。

「晚安,又只剩你一個人在這裡啦?」

「嗯……本來詹姆是要約我一起去吃宵夜,但我想還是不要打擾他們兩個好,所以就先回來了。」佩迪魯回應著。

「這樣啊……」
這麼一來,在門禁前的時間這房間大概就只有路平和佩迪魯。

其實路平倒也不是不喜歡佩迪魯,只是他一直無法像詹姆和布萊克那樣用那種獨特的方式和佩迪魯相處。過去六年路平幾乎沒有和佩迪魯單獨交談的機會,總是四個人在一起。

不過,如果現在一直都很沉默就有點尷尬了,路平試著聊些話題:

「詹姆就算了,如果害到莉莉趕不及門禁時間,那可就是他的問題了。」

「嗯……」

「你想天狼星會被罰什麼樣的勞動服務?上次是去幫麥教授抄寫文書,再之前好像是被罰打掃廁所……」

「我又不是麥教授,怎麼會知道呢?」

談話談到這裡,路平開始有種無力感,似乎自己在聊天溝通方面的能力很需要加強。

不過,他還是很努力地繼續問著:

「對了,之前我聽到詹姆和天狼星都說到天狼星下定了『那個決心』,你知道那是什麼嗎?彼得?」

這句話一問,彼得終於有了反應,不過是在路平的想像之外。彼得的眼睛突然睜得大大的,而且露出相當吃驚且害怕的表情,路平覺得奇怪,便再開口問著:「是發生了什麼事嗎?彼得?」

只見佩迪魯縮起身子,慌慌張張地回應著: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你……自己去問天狼星或是詹姆。」

看著佩迪魯的反應,路平大概猜想得到一定是布萊克對他施加壓力。於是,路平放棄追問與和佩迪魯繼續聊天的企圖,他起身走到公用的書櫃前,將放在最下層的劫盜地圖拿出來。

找到他所要找的目標之後,他轉過身對低頭猛看書的佩迪魯說著:

「我現在要去找天狼星,這裡就麻煩你了,彼得。」
「找天狼星?可是……門禁時間……」

「呃……我想,這個房間有人在應該就是值得慶幸的事了。你這次就放心的好好休息吧。」
說完這句話之後,路平便拿著劫盜地圖離開了房間。


夜晚,才是事件發生的開始。

題目 : 歐美動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昕又

Author:昕又
喜歡完全無欠腹黑攻、微笑聖潔優雅受、神秘高傲美少女ˇ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